第1184章

婆媳俩坐在一起,王颖好给时莜萱讲老伴最近的变化。
她说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有神采,自信的样子。
盛江心里苦,别人不理解,但她能理解。
他做了一辈子老实人,胆小怕事,不敢承担。
但不是心安理得,他也想做出改变,只是能力不允许啊。
不过现在终于有这个机会,盛江感觉遇到他生命中的贵人,整个人都变得有活力,有动力。
他能滔滔不绝一整晚给老伴讲自己的计划,“雄才伟略”。
虽然听的不是很懂,但王颖好被他这种精气神打动了,她喜欢看老伴自信的样子,所以她就要支持他,无条件的支持他!
还有公司开业之所以要大庆三天。
是因为盛翰鈺和时莜萱举行婚礼的时候,他就想在江州大办,结果没有如愿。
虽然到海岛办婚礼也很盛大,很浪漫,但那些浪漫和感动都是属于年轻人的事情,没在江州办,盛江就固执的认为不算。
后来盛梓晨办满月酒,还是没有大办。
盛江不止一次跟老伴说过,说这辈子想做的事情都没有做成功过。
小时候不敢有想法,长大了被压制,别人老了都感叹岁月流逝太快,美好一去不返,只有他在庆幸,庆幸终于轮到自己当家做主说的算!
然而,这个希望还是破灭了。
时莜萱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婚礼和梓晨满月酒没按公公意思做,居然给他造成这么大的触动!
不得不说,老实人的脑回路,确实和常人不一样。
干涉别人不成,竟然还给他造成心里阴影了?
不过回过头想想,现在他们反对公司庆典大办,是不是也是干涉公公的正当权益?
时莜萱最终还是决定——随他便吧。
她对婆婆道:“妈,您告诉爸我们不是反对,只是怕他被人利用了,现在所有人都觉得爸开的公司是翰鈺的,爸爸又不让我们插手,万一有麻烦对大家都不好。”
很正常的一句话。
婆婆也是通情达理的人,欣然同意:“好,我告诉他。”
然而……
盛江绝食了。
他十分不满儿媳妇,认为她说的好听,但还是在干涉自己!
盛江认为:借儿子名头怎么了?
我的儿子,我又没用你们出资金,不过是用他的地方,用他的名头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时莜萱一番好心不只被公公当成驴肝肺,还对她印象更坏。
盛江又不敢去找儿媳妇吵,于是就绝食了。
晚饭的时候大家都是在一起吃饭的,时然像是往常一样,到吃饭时间去叫爷爷吃饭,但却是一个人回来的。
“爷爷呢?”时莜萱奇怪。
时然一脸为难:“爷爷说不吃饭,饿死他算了。”不是她想说,而是刚才盛江叮嘱一句要给这句话当着爸爸妈妈的面说。
王颖好端着一碗汤从厨房出来,恰好听见孙女的话。
她给汤碗放在桌子上,对俩人道:“你们先吃,我去叫。”
婆婆离开,时莜萱小声对盛翰鈺道:“要不要打个赌,你猜咱妈能给爸叫来吗?我赌不能,爸会让你过去。”
盛翰鈺:……
“我不跟你赌。”
根本就没有悬念好吧?
一定会是这样的结果。
苦肉计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