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

时莜萱让时然写字据,因为口说无凭。
时然松开小羊,从书包里拿出纸笔,认认真真在纸上写下:字据。
甲方:时莜萱
乙方:时然
乙方自愿认领小羊一只,在领养期间,小羊的饮食起居由乙方自愿负责,不给甲方添麻烦。
甲方也不能在乙方上学或者不在家的情况下,未经乙方同意随意处置小羊。
如果乙方没有尽到责任,甲方可以处置小羊。
写完后在后面写上日期,工工整整签下自己的名字。
然后递给时莜萱:“妈妈,您看看内容,没问题就签字吧。”
时然娴熟的样子,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写这种“字据”,简怡心忍不住凑上去看一眼,羡慕不已。
平时看时莜萱嘻嘻哈哈,好像没什么正经。
但她偏偏就能用看似不靠谱的方式,做的都是最靠谱的事情!
这么教育孩子多好?
比板着脸讲大道理强多了。
小羊被留下了,张妈又重新去超市买些现成的烧烤食材。
她们刚准备好,男人们就从公司回来了。
几个人带回一个劲爆消息——L国动荡,有不少L国的重要人物流落到各个国家,其中就有个姓齐的重要人物携家带口到江州来了。
“姓齐……是齐衡家吗?”时莜萱问。
齐衡是时然在幼儿园最好的朋友,当初在幼儿园爬大象雕塑,时然从上面掉下来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当时很惊险,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后怕。
“对。”
盛翰鈺点头,对妻子道:“近期齐夫人大概会找你,不只是叙旧那么简单。”
她明白,齐家本来是L国上层社会的顶尖人家,乍一下变成逃亡了。
到江州是来避难不是旅游,找她当然不是只是简单的叙旧。
“我应该怎么做?”
盛翰鈺:“你就当成她是单纯找你叙旧就行了,装傻你专业啊。”
时莜萱:……
她伸手去拧老公耳朵:“盛翰鈺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老婆我错了,我什么意思都没有……你不要这样啊,大家都看着我呢,我好没有面子的。”
大家没搭理他。
简怡心逗孩子。
盛泽融和时然摘鲜花喂小羊。
云哲浩在院门口等老婆,马灵儿今天有个手术要做,会来的晚一点。
佣人们也都在忙活自己的事情,没人大惊小怪,大家都习惯了,盛翰鈺在外人面前气场强大,生人勿近。
但亲近的人都知道他怕老婆,早就没有面子了!
……
烧烤架和桌子摆在楼顶的露台上。
大家围在桌子旁,边吃边聊。
聊的内容还是围绕着L国的动荡展开,说着说着简怡心突然站起身:“哎呀,我忘了件很重要的事情。”
人们被她吓一跳。
简怡心没头没脑问时莜萱一句:“L国的人用手帕吗?”
“用啊,不过百姓不用,上层社会的人都喜欢用手帕,彰显身份。”时莜萱答。
简怡心夫妻俩神色都变得凝重,俩人沉默了一会儿,盛泽融道:“警察在那个人身上发现一方手帕,但他以前是不用手帕的。”
在场的所有大人脸色都变得严肃。
时莜萱让张妈和保姆给孩子们带下去,带上吃的到餐厅吃。
孩子们不在旁边打扰,大家也好捋顺思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