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刀尖在陌离的脸上轻轻点了下。
宝宝娇嫩的小脸马上出现一条细长的伤口。
“啊,啊,啊——”
陌离醒了,是被痛醒的。
他大声哭着,表示抗议,两只小胖手胡乱挥舞着,不小心碰到脸上伤口,于是哭声更大!
盛誉凯有片刻的恍惚。
这孩子眼睛太像他小时候,他小时候照片上的眼睛就是这样清澈。
后来要求的多了,柏雪在他耳边又总是说一些爷爷偏心,让他争气之类的话,慢慢的目光中的纯净就再也没有了。
简怡心不喊了——她被吓晕过去!
“装死?没有那么容易。”
盛誉凯回过神,给陌离随便丢在地上让他哭。
他到外面,用破盆在低洼的水坑里舀点脏水拿回来泼在简怡心脸上。
简怡心长叹一口气,悠悠醒过来。
“陌离,你给我儿子怎么样了?”她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关心孩子。
陌离在地上哭,穿着单薄的衣服。
孩子身上的小被子不知道被弄到哪去了,现在外面天气很冷,陌离嘴唇被冻的青紫,浑身颤抖着哭声越来越大。
简怡心心如刀搅。
“呵呵。”
盛誉凯嗤笑:“狐狸尾巴藏不住了吧?简怡心你不是说这崽子是我儿子吗?既然是我儿子,你干嘛心疼成这样?啧啧,演技太不好了,既然想让他活着,你就不应该表现的这么明显。”
简怡心对孩子发自内心的爱,让他判断她在说谎。
盛誉凯觉得陌离就是简怡心的亲生骨肉,她是为了不让这个崽子受到伤害才故意说谎。
她很努力在解释,甚至为了能让盛誉凯答应保证不伤害孩子,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只是越描越黑!
越解释,就越让盛誉凯认为自己判断是完全正确的。
他重新从地上拿起匕首,又要故技重施。
但这时候,他听到远处传来警笛的声音!
简怡心也听到了。
“救命啊!”
“救命——我在这,来人啊,救命!”她不顾一切,拼命呼救。
盛誉凯气急败坏:“闭嘴,臭女人别喊了,你闭嘴。”
他开始慌乱,没想到警察这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这和他判断的不一样。
他让简怡心闭嘴,但怎么可能?
现在呼救是唯一的希望,她喊的更加大声,也更全面:“我是简怡心,我在这,简怡心,时陌离在这里!”
“救命——唔唔!”
盛誉凯终于找到东西给她嘴堵上。
……
公路上警车远去。
警笛声越来越远。
但一队人悄悄往烂尾楼这边摸过来。
他们手里拿着热成像仪器,仪器已经锁定两大一小三个人的位置。
盛誉凯给她嘴里的破布拽出来,指着远处的公路得意道:“喊呀,你继续喊,看看能不能再给他们叫回来?”
简怡心面如死灰,一口带血的口水啐过去:“呸!你有什么好得意的?没有人要的东西,他们就算暂时没找见我们,也一定步下了天罗地网等着你,你不会有好结果。”
“你这个人渣,败类,被枪毙都是便宜你,禽兽不如的东西,垃圾,多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
简怡心尽情的咒骂。
她懒得跟他虚以为蛇了。
虽然话还很硬气,但她对被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明年的今天,大概就是她的忌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