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她不顾一切大喊:“盛誉凯你回来,混蛋你回来!你怎么对我都行,不许拿孩子出气,你放过他,他真是你亲生的……”
回应她的只有“呼呼”的风声。
简怡心沉到谷底,她绝望的大喊——“啊!救命啊!来人呀!!”
她不是为自己喊,是为了孩子。
“行了,别嚎了,你就是给嗓子吼破,这种地方也不会有人来。
盛誉凯回来了,怀里果然抱着陌离。
“你别对他下手,他是你亲生的,他真的是时雨珂生的孩子……”
简怡心为了能给陌离生的希望,不惜给自己伤疤暴露给盛誉凯:“我得了恶性肿瘤,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时雨珂生下孩子就跑了,我就收养了他。”
“孩子是七月十八号的生日,你算算日子,是不是你儿子?”
盛誉凯沉默。
他不会算!
女人怀孕多久能生孩子,他怎么会知道?
一年多前,他确实去找过时雨珂,狠狠的报复了她,俩人也发生过关系。
但那不能代表什么,时雨珂被母亲下过最烈性的堕胎药,再也不能生孩子了。
他冷笑:“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编故事的天赋呢?为了救这个野崽子,你真是什么办法都想的出来啊。”
简怡心不理会他嘲讽,绞尽脑汁想让他相信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但她越是急切,盛誉凯就越是不相信!
看她焦急,迫切的想要救孩子,盛誉凯突然改了主意。
当年在他脸上刻乌龟的男人,盛誉凯逃狱后去找他报仇,得知这一切都是简怡心主使的。
他用了将近的一年的时间蛰伏,调查,发现当年他接连倒霉,甚至被送进监狱的主要原因不是盛翰鈺导致的,而是简怡心在背后暗暗控制这一切。
所以这次回来,他主要是找简怡心报仇。
要给当年这女人给予他的一切,都加倍还给她。
他拿出匕首,锋利的很,闪着寒光。
本来这把匕首是给简怡心准备的,他要用匕首在简怡心脸上刻下两个乌龟!
这么多年来,脸上的乌龟让他吃尽苦头,遭到数不清的嘲讽和讥笑。
本来盛誉凯凭借一副好皮囊是能够骗到不少女人青睐的,但自从脸上多了那两只乌龟后,他的自信心就全部土崩瓦解。
他不敢见人,更不敢出去勾妹,女人看他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歧视和化不开的厌恶,都让他越来越受伤。
本来他以为这就是末日了,但还远远没够。
后来进了监狱,虽然他是死刑犯,但脸上的伤疤还是让他吃了许多平时想都想不到的苦头!
在外面的那些歧视,不过是磨损自信心,但监狱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地狱。
地狱的日子不堪回首,却也锻炼的盛誉凯心性坚忍,缜密,更加狠毒。
现在他就改主意了,他觉得在婴儿娇嫩的脸蛋上刻字,会更有意思。
盛誉凯一只手抱孩子,一只手拿着匕首在陌离脸上比划来,比划去!
“盛誉凯!你这个混蛋,魔鬼!”
简怡心龇目欲裂,她拼命挣扎,喊着让盛誉凯停手!
只是她越是这样,就越会让盛誉凯有成就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