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胡杏边和保安说话,边东张西望。
他是看时莜萱的人藏在哪了。
“你正常点,别四处看。”从耳机里传出时莜萱的警告声。
“嗯。”他太紧张了,没留神竟然答应出声。
“杏姐您说什么?”
胡杏急忙用咳嗽来掩饰:“嗯!咳咳,没什么,昨天酒喝多了嗓子有点不舒服。”
他踩着高跟鞋,屁股一扭一扭的进去了。
“你放松点,别紧张,但也别耍花招啊,事情都到这一步,你除了和我合作没有别的退路……”时莜萱叮嘱。
盛翰鈺关掉麦:“你少说两句,话痨一样的,你越是这样他越紧张。”
时莜萱认为他说的有道理,但嘴上并不服气:“我不过叮嘱一句,你就说我话痨,是不是你早就讨厌我话多了啊?”
盛翰鈺:……
“我没有。”他立刻否认。
这种事情不能开玩笑的,回答一定要慎重,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被赶到客房睡。
“我看你就是有,你是不是看上人家肤白貌美大长腿,也想和他来场艳遇?你不要心急啊,等盛誉凯逮到后,我去帮你约出来……”时莜萱越说越离谱。
但她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气的盛翰鈺一直在用眼瞪她。
“呀,你眼睛瞪这么圆做什么呀?已经等不及了吗?等不及也要等呀,好歹要等盛誉凯出现对不对……”这女人是越来越过分了,胡说八道根本没有下限。
他扭头转过去,索性不理她。
半小时过去了。
盛誉凯和胡杏约定的时间已到,但盛誉凯还没有出现。
几个人都神色凝重,时莜萱也不说话了。
简怡心担心:“你们说,他会不会不来了?”
盛泽融给妻子拥在怀里,安慰她:“你别担心,他应该能出现。”
其实这里,心里最不好受的人就是盛泽融了。
他和盛誉凯是亲兄弟,但是他害死了他们的父亲和爷爷,母亲也是因为这个哥哥才精神失常。
既是血脉至亲又有杀父之仇,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还有不共戴天的刻骨仇恨,这种关系很复杂,复杂的他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盛誉凯。
又是十分钟过去了。
盛誉凯还是没出现。
胡杏主动呼叫:“他是不是不能来了啊?以前我们约定的时间,他从来都不迟到,很准时的。”
“你继续等着,少废话。”盛翰鈺冷声警告。
一小时过去了。
夜幕降临,夜店营业的时间到了。
客人们陆陆续续往里面走,越来越多。
躲在暗处的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观察,生怕盛誉凯化妆混进人群他们没发现。
人们进进出出,夜店生意挺好,几乎爆满。
但守在车里的几个人却越来越失望。
时间已经到凌晨一点。
大家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盛誉凯不会来了!
“我让人送你们回去,我和泽融在这继续等。”盛翰鈺明知道盛誉凯出现的机会已经十分渺茫,但还是不死心,仍然想继续等。
“不对!”
时莜萱突然来一嗓子,给大家吓一跳。
“什么不对?”
“你们说,盛誉凯会不会在胡杏身上安监听器?就像我们一样,不过我们安的时候他知道,盛誉凯要是不让他知道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