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如果到时间胡杏没去,而是出现可疑的人,也许连盛誉凯的面都见不到,就被他跑掉了!
简怡心问:“萱萱,你怎么知道那女人叫什么名字?你是怎么调查出来的。”
时莜萱笑道:“不是我调查出来的呀,是翰鈺找出来的。”
“谢谢你们,萱萱,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谢谢。”
简怡心对盛翰鈺和时莜萱俩口子很感激,她一心只是不想让他们牵扯进来,自己却又没能力解决。
盛翰鈺和时莜萱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帮助他们。
而在盛翰鈺失踪的那段时间,却只有时莜萱挺着大肚子去海上找人,她因为母亲反对就没跟着……她越想越愧疚,眼泪扑簌簌往下掉。
“干嘛呀你?一会儿还有好多事情要做,你还有时间掉眼泪?”
时莜萱给纸抽盒塞在她怀里,表情很是嫌弃。
她抽出几张纸巾擦眼泪,自己也觉得很不好意思。
哭什么哭?
有什么好哭的呢?
成年人掉眼泪除了不可抗拒的因素,用来宣泄情绪外,有时候也是无能的表现!
简怡心不哭了,这个情放在心底,好好记着。
如果有来日方长,慢慢还。
简怡心转移话题:“萱萱,那女人有什么把柄在你手里?”
时莜萱笑的眉眼弯弯,目光不怀好意往盛泽融的位置飘:“你们还是不要知道了吧?对你俩都好。”
简怡心,盛泽融:……
她越是不知道,就越是想知道。
简怡心拉着时莜萱胳膊,催促:“快说快说,别卖关子。”
她道:“我看还是算了,你知道后百分百会后悔,还是不要打听了,对你好。”
“快说快说,时莜萱你是要急死我。”
盛泽融本来对胡杏的秘密没兴趣,不过看见妻子心急,他也为妻子道:“大嫂你就告诉她吧,看给她急的。”
好。”
时莜萱道:“这可是你俩主动要求的,不许后悔。”
“不后悔,快说。”
时莜萱:“胡杏是男人,他做变性手术的事情家里人不知道。”
简怡心:……
盛泽融:“呕,呕——”当场干呕。
“我说我不说,你俩一定要我说,现在后悔了吧?”时莜萱振振有词。
没错,确实是后悔了。
盛泽融只要想到自己曾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一个男人……就忍不住想吐!
简怡心则去问了胡杏一些私密的事情,回来后她还是挺高兴的。
她本来以为自己家车子被人偷去开一圈,结果发现不过是摆拍了下,根本没有实际使用过,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
下午。
胡杏被带到夜店附近。
时莜萱叮嘱:“你现在去见那个人,记着别露出破绽啊。”
“嗯。”
胡杏答应着下车,踩着恨天高聘聘婷婷往夜店走去。
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店里没有客人,只有几名服务生提前上班,在做清洁工作。
“哟,杏姐今天这么早?”保安嬉皮笑脸和胡杏打招呼。
“一号包厢客人来了没有?”
保安调侃:“您那位大金主?还没来呢,您放心吧,等他来了我啥都不干,第一件事就是带他过去见您。”
“好,你别忘了一号包厢,我先进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