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

从一开始搭建礼棚到婚礼都快开始了,也没见到盛翰鈺身影。
简宜宁和云哲浩,盛泽融在后排斗地主,玩的挺开心。
不赌钱,在脸上贴纸条的。
纸条还不是一个色,花花绿绿贴满脸都是!
几位长辈沉不住气了。
尤其是盛江,气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坐下。
坐下,又站起来,然后再坐下!
反复几次,也没敢过去问。
虽然斗地主那几个人都是他看着长大的,甚至还有一个是自己侄子,但他们现在的身份都不一般啊,盛江害怕问的方法不对,得罪他们。
这几个人随便怼他一句,他就受不了。
王颖好知道他想干嘛,没搭理他。
但时禹城不知道啊,而且他太明显了,不问也显得不礼貌:“亲家……这是怎么了?”
“啊?没事,他……坐太久了,站起来活动活动。”王颖好解释。
盛江接一句:“对,我活动活动。”
其实他不说话正好,说话就给王颖好刚才解释的——“嗓子疼”戳穿了。
嗓音很正常。
盛江再次坐下,用手怼妻子的腰,凑近她耳边小声道:“你不要和别的老头聊天,去问问婚礼什么时候举行,翰鈺去哪了,打个电话问问,后面那三个人就知道玩,亏的我们翰鈺给他仨当最好的朋友……”
当着第三个人的面,说悄悄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时禹城觉得有点尴尬,于是站起身去后面。
“翰鈺去哪了?今天他结婚,怎么从早上到现在,连个人影都不见呢?还有你们,什么时候斗地主不行,非要在这时候玩,婚礼还办不办了?”时禹城问。
盛泽融道:“干爹,您老人家别打听,我大哥一会儿就出来了,但现在保密。”
简宜宁:“婚礼一定办啊,不只办还要办的别出心裁……哎呀,跟您说您也不懂,您就回去坐着,等着一会儿感动吧!”
云哲浩提醒:“别剧透,阿宁你别多嘴啊。”
时禹城什么都没问出来,但有一点是能够确认——新郎不在是有原因的!
盛江纠结半天,想问不敢问的话,都被时禹城问出来了。
而且还特别简单。
简单的事情被盛江弄的特别复杂,王颖好瞪他一眼。
当然瞪他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王颖好和亲家说句话,还是当着他的面,他都介意!
……
时莜萱被女人们簇拥着,像礼台走来。
孩子们也被保姆抱着跟在后面。
主角出场了,三个斗地主的人立刻揭下脸上纸条,简宜宁迎过去,盛泽融往海边跑……
简宜宁到时莜萱面前:“跟我走吧。”
他领路,带头往海边走。
走了十几步感觉不对劲,身后怎么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呢?
回头看——没人听他的,大家往礼台过去了。
他急忙返回来,拦住:“哎,不去礼台,跟我走啊。”
时莜萱翻给他一记大白眼:“跟你去海边干嘛?你们姐弟俩今天说什么我都不信,没一个好人,哼!”
刚刚被简怡心捉弄,时莜萱的神经紧绷着呢,时刻警惕再次上当,现在简宜宁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她当然不相信了。
简宜宁:……
他看向姐姐:“你刚才又干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