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没有。”
时莜萱听到没有,就有点迟疑了。
她觉得简怡心说的虽然头头是道,但是动手能力不一定强。
简怡心见她的神色,就知道时莜萱不信任自己,于是劝说:“虽然我没有给别人画过新娘妆,但是我自己每天都要化妆的。”
“参加晚会的妆也是自己化,我比你有经验,而且这里除了我,你也没有别人可用啊。”
这句说的有道理。
时莜萱也就同意了。
于是她给新娘子又画上眼影,腮红……新娘妆完成!
化妆间的门打开,简怡心出去告诉金婉儿:“你可以进去了。”
“天呐!”金婉儿惊呼。
时莜萱睁开眼睛看向镜子,镜子里——有个女鬼。
腮红打的像是猴屁股一样,眼影这也太夸张了吧?
熊猫眼都没有这么大!
本来金婉儿给她画的挺好,虽然有点单薄,稍微加重一点就好了啊,现在这副样子出去,就是拍惊悚片都不过分。
“简怡心,你给我回来!”时莜萱恨的咬牙切齿:“你根本不是来帮忙的,是来报仇的。”
简怡心早跑了。
不跑干嘛?
等着被时莜萱掐死在现场吗?
重新洗脸化妆,这次比上次有经验,时莜萱也不用别人,就连金婉儿也不用了,自己化。
她化个比平时稍微浓点的妆容,腮红打的淡淡的,粉嫩娇俏,人比花娇。
……
外面草坪上。
草坪正中搭一处白色的礼棚,棚里整整齐齐摆放着几排套着大红色椅套的靠背椅。
礼棚前面是红色的礼台,礼台一侧有个暗红色的小桌子,一名戴金丝眼镜的牧师神色严肃站在桌子后面。
盛江和王颖好发牢骚:“我们家又没有基督教徒,为啥要弄个牧师来当主持人?大喜的日子他板着脸连点笑模样都没有,还有礼棚,谁家结婚用白色的?不知道还以为……”
后半句,王颖好没让他说出来,给他嘴捂上了。
“你闭嘴,白色象征纯洁,牧师代表庄重,你不懂不要乱说。”
盛江不敢乱说了,但也不服气。
小声嘟囔着:“反正我就是觉得不好看,不如在江州最好的大酒店摆上三天流水席……”
王颖好:……
在酒店摆上三天流水席,这是盛江当年结婚的时候弄出来的排场。
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早就不流行了。
多亏他说的不算,否则还不知道会弄出多少奇怪的事情。
王颖好见时禹城往这边来,特别叮嘱老公:“我告诉你,等会儿不要在亲家面前胡说八道,惹亲家不高兴,萱萱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嗯。”
他闷声答应,在时禹城过来的时候,果然没敢什么都说。
不对,是什么都不敢说了!
连时禹城跟他打招呼,他都只是讪笑着点头,一声不吭。
没办法,王颖好只能帮他对亲家解释:“不好意思啊亲家,我家老盛这两天嗓子不太舒服,您别见怪。”
……
王勇今天一身西装,头发梳的油光顺滑,皮鞋亮的都能照出人影来。
他是今天婚礼上的主持人,所有的一切琐事都找他。
因为新郎没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