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那么就还有一个人有可能——盛誉凯。
不过盛誉凯在遥远的边疆监狱服刑呢,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出的来。
意外……
俩人几乎同时去抓电话,准备给监狱打电话问问,盛誉凯一年前有没有出来,现在还在不在监狱里?
盛誉凯能到那么远的地方服刑,也是盛泽融的功劳。
柏雪在清醒的时候,和小儿子哭求过,请求小儿子帮二哥一把,不要让他死,让他活着赎罪。
所以他动用关系给二哥弄到遥远的边疆服刑。
盛誉凯从死缓改判无期,在荒漠中劳动改造!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们都快给这个人忘了。
“嘟——”
“嘟嘟——”
“嘟嘟嘟——”
电话响了很多声,对面一直都是无人接听。
“会不会换号码了?”简怡心问。
毕竟这个号码他们已经多年没打过。
“你傻啊?”
老公亲昵的戳下她额头:“如果换号码会显示“无法拨通”,“空号”而不是没人接。”
“等等我再拨一次。”
“嗯。”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对面给电话拨回来:“盛先生您好,抱歉刚才在开会,电话静音了。”
盛泽融打听二哥情况,对面告诉他,盛誉凯在监狱一切都很正常,和其他犯人一样早出晚归,正常作息。
“他一年前有没有出去过,或者最近有人过来看他吗?”盛泽融问。
对面答复很肯定:“没有,我们这地方不可能随意出入,他没有离开过监狱半步,也没有人过来看过他。
还问他要不要跟盛誉凯通话?
他拒绝:“不用了,谢谢您。”
挂断电话,俩人又陷入沉思。
最终简怡心决定,这件事还是得告诉时莜萱。
明明通知一个人,但俩个人都来了。
俩人进来,盛翰鈺开口就道:“带时陌离再做一次亲子鉴定,这次我要亲自去。”
简怡心和盛泽融都愣住了。
盛翰鈺在江州的影响力比三弟大多了,他去做亲子鉴定就不怕事情传出去,有人造谣吗?
他不怕。
时莜萱也不怕。
俩人一致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斜,再说俩人已经经历过那么多事情,这点考验不算什么。
时莜萱道:“我们一起去。”
于是大家一起去做了鉴定,结果和时莜萱猜的一样——陌离跟盛翰鈺同样是叔侄关系。
只不过相同的基因更少一些。
从这几次检测结果,基本能推算出陌离的亲生父亲是谁了——盛誉凯!
盛泽融不相信:“怎么可能呢?他一直在监狱里从来没有离开半步啊,时雨珂是在精神病院怀孕的,难道还能云怀孕?”
三人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盛泽融哪里都好,就是书卷气太浓,有时候不变通,经常会问一些书呆子问的话,比如现在就是。
他不过就是打个电话,监狱那边的人说在,就是在吗?
那边的人就不会说谎吗?
时莜萱戳破:“监狱那边的人一定在骗你。”
“他们为什么要骗我?”
三人无语。
还能为什么?
不想承担责任呗。
盛翰鈺派老七去调查,这种事情一定要重视。
盛誉凯对他们几个人都恨之入骨,如果被他跑出来,就是很严重的后患。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