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站住。”
简怡心叫住他:“盛泽融,你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这样有意思吗?”
他站住了,转身,满脸担忧并且很严肃:“老婆,我们一定要到医院检查下,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和你在一起。”
简怡心:……
他是担心自己得了精神病?
没错,就是这样。
母亲得了精神病,这么多年也没好。
他心里有阴影,看谁反常都会往那方面想!
“你才精神病,盛泽融你们全家都精神病。”简怡心大怒。
她也不想再给他什么机会,让他自己坦白了。
直接给那张亲子鉴定拍在他面前:“盛泽融,你给我解释下,你和时雨珂到底什么关系?”
他拿起来看——一脸懵!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不可能啊。
盛泽融和老婆信誓旦旦表示:“老婆你相信我,我跟时雨珂一点关系都没有,她那个样子……不是,我对你的心意你是知道的,除了你,我对任何女人都不会有非分之想。”
简怡心冷冷道:“盛泽融,你是当我还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吗?什么样的甜言蜜语我都能信?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成熟点不好吗?”
“大男人做事要敢做敢当,要能承担起责任,别让我瞧不起你……”
她话语挺冷静的,但眼泪却忍不住落下来。
直到这一刻,简怡心才知道自己心里有多痛。
以前她认为,盛泽融对自己的爱多一点,嫁给他是感动加感激加不讨厌和有点喜欢。
但为什么知道陌离是他亲生的孩子,心好痛?
原来她是爱他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知道。
但却不知不觉已经爱入骨髓,很深很深。
简怡心的心好痛,痛的就像是有人用刀子在心上扎一样。
心在流血,别人看不见,但自己能够感受到痛!
盛泽融坚定道:“我没有,怡心我对你发誓,我和时雨珂一点关系都没有,陌离也不可能是我亲生的孩子。”
他当即要抱着陌离,再次到亲子鉴定中心去做鉴定,这份鉴定书他不认。
简怡心见老公态度坚决,也同意做第二次亲子鉴定。
不过她不想让老公去,毕竟盛泽融在江州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被记者拍到三个人去鉴定中心,一定会闹的沸沸扬扬。
她亲自从老公头上拔了几根头发,又从陌离头上也拔下几根,分别装在密封袋里,派人送去鉴定。
鉴定结果出来了,果然还是有血缘关系!
但不是父子关系,而是叔侄关系。
虚惊一场。
简怡心抱着老公又哭又笑。
哭着说:“我以为你背叛我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背叛我的人就是你,如果连你都不要我了,我活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那我就去死……”
哭够了,她又抱着丈夫破涕为笑。
盛泽融搂着妻子,怜爱道:“你真傻,我这辈子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因为有你,你是我生命中的灯塔啊,没有你,我根本找不到方向!”
俩口子抱在一起和好如初。
激动后,冷静下来又一个实际性的问题不能不想。
孩子是谁的啊?
盛泽融和陌离有血缘关系,叔侄关系,那么陌离爸爸是谁?
俩人都同时想到一个人——盛翰鈺!
夫妻俩同时捂住嘴,表情很复杂。
如果是盛翰鈺是陌离的父亲……这理由比盛泽融是孩子父亲还扯,更不可能。
盛翰鈺和时雨珂之间视如水火,绝对不可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