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

……
二宝被放下,很快就醒了。
他发现自己被放在小床上,而不是在姐姐怀里,立刻“哇——”放声大哭。
边哭边挥舞着胖乎乎的双手双脚抗议,黑葡萄似的眼珠骨碌碌转,四处寻找姐姐。
时然不忍心让弟弟哭,虽然自己胳膊痛的都快要抬不起来,仍然打算妥协。
她刚要过去,被母亲拉住,时莜萱道:“去做作业,如果做完了出去玩一会儿也行。”
时莜萱告诉女儿,不能做“扶弟魔”。
不能弟弟要求什么就给什么,现在小就要打好基础,免得大了变成你拖累!
时然出去了,婆婆进来了。
小家伙哭的凄惨。
小小的身体里却蕴含着很大的能量,大嗓门只要嚎起来,能传出很远。
“怎么又哭了?”
婆婆不满:“二宝就不能让你带,你每次哄孩子都会给他弄哭,后妈都没有你这样的。”
时莜萱不生气,笑嘻嘻辩驳:“当然了,后妈怕别人说,自然要在表面上装贤良,我可是亲妈,不用装。”
王颖好:……
在斗嘴这件事情上,她一定甘拜下风。
于是巴掌高高抬起,轻轻落下,在儿媳妇脑门上拍一下:“一天天的就你歪理多。”
婆媳俩现在关系比以前更好了,上次不愉快后,俩人都反思了自己问题。
然后在磨合中收敛脾气,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就相互迁就一点,当然原则性的问题也没有。
但是现在关系好,也不代表在照顾二宝的问题上没有分歧——现在就是。
婆婆要抱起孩子哄。
时莜萱拦在小床前就是不让。
她对婆婆道:“妈,您出去忙自己的吧,梓晨我来照顾。”
婆婆不出去,她不放心。
王颖好跟儿媳妇商量:“你别让他哭了啊,小孩子哭久了会气胸,得病可不好治。”
哭出气胸起码要连续不断哭上几个小时,并且总是那样才会的病,现在才哭两声。
王颖好就是不忍心看孙子哭,就是心软了。
“好的,我知道了,您放心吧。”
时莜萱微笑着给婆婆推出儿童房:“您去陪然然写作业吧,她有不会的您给辅导下。”
王颖好:……
时然的课程她根本辅导不了。
婆婆被时莜萱“赶”出儿童房,她还给门反锁。
转身回来,瞪儿子:“闭嘴,别哭了。”
哭声戛然而止。
“咯咯——”
小家伙不哭就笑,粉嫩嫩的小脸蛋上还挂着泪珠,却笑的灿烂无比。
还用小手在嘴边给妈妈比划着飞吻,讨好她!
然后就伸手,求亲亲,抱抱,举高高。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这一套对付家里别的人——通吃。
就连盛翰鈺那种,在外面总是板着一张冰山脸的人,都好用。
家里人,盛梓晨这一套就在妈妈面前不好用!
时莜萱在小床边坐下,双手托腮,对儿子道:“坏东西,少用你这套对付我,没用。”
“我警告你啊,以后不许欺负姐姐,也不许欺负奶奶,听见没?”
“我这次可是警告你了呀,下次再被我发现你赖在人家怀里不下来,我就打你的小屁股……”
盛梓晨不笑了。
小脸很严肃,不高兴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