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章

新娘穿的婚纱,新郎礼服都是简夫人托国外大牌设计师手工定制,款式也要经过她同意。
另外还有婚礼上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她亲自把关,严格操控。
好像这场婚礼的主角不是简宜宁和金婉儿。
新娘,新郎仿若是被邀请来的嘉宾,在婚礼上客串出场。
简夫人才是这场婚礼的主角,上蹿下跳……不是。
她忙碌不停穿梭在宾客间,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特别开心。
在婚礼上,简夫人终于感觉扳回一局!
……
婚礼结束,金老夫人和王颖好商议:“亲家夫人,应该也给翰鈺和萱萱办场这样的婚礼,他们孩子都生了两个,到现在还没有一场像样的婚礼不像话。”
这话正好说到王颖好心坎里了。
她当然也想给儿子和儿媳妇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一定不能让简夫人压一头,只要想到在婚礼上她那幅耀武扬威,神气活现的样子,王颖好就生气!
仿若婚礼现在不是新娘,新郎的事情了,而是变成家长们争风头,炫耀的手段。
好在,王颖好虽然想和简夫人在婚礼的事情上斗气,她也尊重儿子尤其是儿媳妇的想法,没有独断专横,先跟他们商量。
时莜萱好说话,觉得无所谓。
婆婆要是想弄,就让她随便折腾去好了。
但盛翰鈺不同意,他心里一直有个想法,要给妻子一个完美的婚礼。
最大,最好,最有意义。
谁都越不过去,轰动江州那种!
所以婚礼的事情,他坚决不让母亲插手,要自己全权弄出来。
王颖好心急:“我没说一定要我帮你们办,你有想法,你倒是做啊?现在儿女都双全了,还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
“我和你爸都能等的起,是萱萱的爷爷奶奶怕看不到另一个孙女的婚礼。”
时莜萱:……
盛翰鈺:……
长辈多了好处多,坏处也多。
关爱多了,但同时长辈附加的压力和要求也多了。
盛翰鈺不会改变计划,但也对母亲宣布了日期——小二宝周岁后,就办!
二宝六个月了。
盛梓晨和姐姐关系很好,每次看见姐姐都不让别人抱,除了吃奶,连妈都不找。
时然漂亮的小脸皱成一团,看着怀里睡着的弟弟,胳膊酸痛的仿若快不是自己的。
“妈,您来接我一下,我动不了了。”时然小声道,生怕吵醒弟弟。
时莜萱急忙过去接过儿子,轻轻放在小床上,然后帮女儿揉胳膊活血,心疼道:“以后你不要和奶奶一样宠着他,愿意哭就哭,哭两次没有用自然就不哭了。”
小孩子也会看人下菜碟。
盛梓晨也是。
挑柿子捡软和的捏,除了欺负奶奶就是欺负姐姐。
爷爷当然也肯让他欺负,但爷爷抱着好像不舒服,他嫌弃!
只要是姐姐抱着就不下去,放下就哭。
盛梓晨胖乎乎的全是肉啊,虽然看着挺喜庆,长的像福娃似的。
但抱时间长谁都受不了,何况时然才六岁多的小姑娘。
他刚出生的时候,时然就想抱,那时候时莜萱怕孩子太小脊椎软不让抱,那时候时然无比渴望能抱一抱弟弟,软软香香一团,多好玩?
但后来她就不渴望了。
盛梓晨是好玩,逗着玩挺好的,总让抱着,还不准换人,谁都受不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