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得拖住妈妈,不能让她来。”简怡心道。
道理俩人都知道,但问题要怎么做才能不让她来?
俩口子商量半天,还没等商量出办法,小区保安就给电话打进来,说简夫人到了。
“怎么办?这要让她发现陌离就完了,怎么办?”简怡心急的团团转。
立刻给电话开机,拨通母亲号码——“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完蛋,这还打不通了。
眼看母亲就要到了,简怡心急中生智,穿着家居服就跑出去,给母亲拦在小区里。
“妈,您怎么来了?”她笑的很不自然。
简夫人看见女儿在家,先是一愣,后就不悦:“好啊,原来你在家啊?不是说公司有急事给你叫走了吗?就是不想接我是不是?我在你们心里就这样不受待见……”
母亲埋怨起来就没完。
简怡心耐心的听着。
母女俩站在太阳地里,一个训起来没完,一个乖巧的听着。
简夫人训斥半小时,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但简怡心等不了了。
她心急如焚,害怕孩子醒了找不到妈妈会哭。
时陌离只黏她,尤其是刚醒的时候,看不见她就会哭起来没完,不好哄。
“妈您训完没有?要是消气就回去吧,我给您打车回去。”
简夫人:……
本来她都快消气了。
但被女儿这一句“打车回去”,气的火气“蹭一下又蹿起来,声音立刻提高八度:“你说什么?我大老远过来给你送东西,你连家门都不让我进?”
“居然让我打车回家,简怡心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我是你妈妈,你却像是防贼一样防着我……”
简怡心这才发现,母亲身边放着一只箱子。
箱子里都是她从米国给女儿女婿带的礼物,刚才女婿给她送回家,连车都没下就跑了。
她发过牢骚想了想,还是得给送过来。
结果没进大门就见女儿迎出来,本来她是挺高兴的,但还是没忍住发牢骚。
她现在更年期,牢骚发出来就停不住。
本来说的口干舌燥,准备到女儿家里喝口茶润喉,女儿却突然下逐客令!
简夫人又不傻,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简怡心根本就没打算请她进家门。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以为您和我爸小别胜新婚嘛,我怎么可能嫌弃您,根本不会!”
这样的解释,她还是能接受的。
虽然母亲不再揪住这点不放,但简怡心也只能给母亲请进去,没别的办法。
盛泽融见妻子不只没有给岳母送走,还给请进来了稍微一愣,下意识就往儿童房看。
房门关着,还好。
只要孩子不哭,岳母就不会发现家里多个小宝宝。
“妈您坐,我去给您沏茶。”
盛泽融反应挺快的,屁颠屁颠去沏茶,没让佣人上手。
简夫人对女婿表现挺满意,很殷切,对她很重视。
她给礼物一样样从箱子里拿出来。
有给女儿带的全套化妆品,衣服,包包,保健品……应有尽有,摆了满满一茶几。
还有送给女婿的一枚指甲钳,孤零零在茶几的一个角落里,对比很鲜明。
这枚指甲钳还是在机场免税店买的,快上飞机的时候她才想起来,所有的礼物都是送给老公和女儿的,一样不给女婿带也不合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