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简宜宁和金婉儿要办婚礼了,回国办,大办!
俩人还是没有执拗过简夫人。
简夫人知道自己得了更年期综合征后,开始失落两天,但两天后就还是像以前一样,并且更加理直气壮!
如果儿子和儿媳妇不满有意见,她就直接给自己现在在更年期的事情抬出来说事,当挡箭牌让他们屈服。
金婉儿被每天作妖的婆婆的折磨的,差点和简宜宁离婚。
不过还是很爱的,不能离。
于是就屈服了。
不就是回国办场婚礼吗?
回就回。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简宜宁和金婉儿同意后,简夫人率先回国张罗婚礼的大小事情,她神气活现的回来了!
当初走的时候灰头土脸,几乎是逃着出去的,就怕被盛翰鈺报复。
现在几个月过去了,她见除了妹妹家破产外,盛翰鈺的怒火并没有烧到自己身上,就主动要求回来了。
……
江州机场。
简夫人走出出站口,站在外面东张西望,看了好一会儿都没看见接自己的人过来。
她拿出手机,拨通女儿简怡心的号码:“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搞什么鬼?电话不是关机就不接,总说自己忙,也不知道忙什么。”她不满的嘟囔着,换成老公的号码拨出去。
这次通了,并且是秒接:“你下飞机了?在机场等我们会儿,路上堵车。”
她问:“怡心电话关机,她和你在一起吗?”
在回国前,她分别通知女儿女婿和老公,让他们都过来接她。
以示重视。
简夫人觉得自己在米国受到不公平待遇,被儿子和儿媳妇轻视了。
尤其是儿子,以前对她百依百顺,现在对媳妇言听计从。
小麻雀,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
她在米国受了“委屈”,现在回国要找回心里平衡,于是给女儿女婿,老公分别都打了电话,要他们来机场接自己!
“嗯。”
老公含糊的答应一声,然后挂断电话。
等他们到的时候,简夫人发现女儿并没有来。
来接机的只有老公和女婿。
“怡心呢,你不是说她跟你们在一起吗?”
盛泽融去接岳母手里的行李,笑着解释:“是这样的妈,本来怡心跟我们一起出来的,然后公司有紧急的事情非要她解决不可,她没办法就去公司了。”
“哼!”
简夫人对女婿的解释很不满意。
“公司重要还是我重要?”
她气咻咻拽着行李箱往前走,走的挺快。
边走边道:“现在他们一个个的都长大了,翅膀硬了各自飞了,都忙活自己的事情,谁心里还能有我?”
“我这是没死,若刚才飞机失事我死了,你们连我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盛泽融和岳父面面相觑,俩人心里想——这说的是人话吗?
如果飞机失事,到机场就能看见你了?
还不是都一样。
但俩人也只能腹谤,不能说出来。
不说她都委屈的够呛,这要是说出来,还不给气死了。
翁婿俩追上去。
一路上,简夫人开启复读机模式。
不停的絮叨女儿心里没有她,儿子心里眼里只有媳妇……反正谁都不好,谁都对不起她。
盛泽融也后悔了,后悔不该来!
终于到家了。
盛泽融连屋都没进,在佣人卸下行李后,就急忙开车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