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愿意有病就有病吧。
时莜萱站起身,离开病房。
她本来是想给时雨珂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但她自己放弃,也怪不了别人。
时莜萱不是为自己,时雨珂现在跟她就不是级别的,不管那女人怎么使坏都不可能动到她分毫。
她是为爸爸,也是为那个还在保温箱的孩子着想!
爸爸已经老了,并且身体不好,如果知道亲生女儿不是真疯而是装疯卖傻,说不定心情病也能跟着好大半。
他嘴上虽然不说,但内心还是很挂念时雨珂的,希望她好起来。
还有那个刚出生的孩子,时雨珂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自私,她只想自己。
自己孩子以后前途怎么样,长大后会不会有心里阴影,会不会被歧视,这些时雨珂都不想,也不关心。
在她的心里,除了自己根本就没有别人。
时莜萱会揭穿时雨珂,其实也就是想让爸爸放心。
她不关心孩子,就都得时禹城操心。
而时禹城也就只能操心,心急,唉声叹气。
毕竟怎么样?
岁数大了,心有余而力不足。
否则她是真疯还是假有病,跟时莜萱有半毛钱关系?
但时雨珂错过了这个唯一能和时莜萱和解的机会。
她很慌,慌的不得了。
每天都在害怕时莜萱会害她,于是在手术后第七天,拆线后就跑了!
时雨珂有预谋的逃跑了。
走的时候带走了时禹城所有的财产。
时禹城心急的差点又犯病,不是因为钱没了,而是怕女儿在外面过不好,被人害了。
时莜萱告诉爸爸:“对不起爸爸,她是被我吓走的。”
她给一星期前,姐妹俩的对话和父亲学一遍。
并且给在精神病院开的历年检测报告拿给他看——最初住院的时候时雨珂确实有点问题。
但是很快就好了。
好了后,她买通精神病院的男医生给她开假证明,拒绝出院。
时禹城一张张翻着,虽然看见这些很伤心,但同时也放心了。
没病就好。
时雨珂还是那个狼心狗肺的大女儿,一点没变。
本来时莜萱给爸爸看这些报告单是想让他放心,但是却让时禹城放弃了找时雨珂的打算。
随她便吧。
时雨珂逃跑了,她生的孩子,本来时莜萱是想抱回来养。
爸爸没有能力照顾,反正小二宝也不大,放一起养吧,婆婆也是同意的。
就在她准备给孩子抱回去的那天,简怡心来了。
见到时莜萱,她开门见山:“时雨珂的孩子给我养,行不行?”
时莜萱:……
她想过让简怡心养,不过这里麻烦事有点多,后来也就是想想,然后放弃了。
现在她主动提出来,时莜萱决定给该说的话都要说在前面:“时陌离得永远姓时,不能改姓,而且得让他知道爷爷是时禹城。”
这是时禹城的心病。
老年人好像都觉得要有个孙子跟自己姓,才能延续香火,就好像家里有皇位要继承一样!
简怡心痛快答应:“可以。”
然而这件事俩人说的也不能算,还是要问时禹城。
时禹城答应的更痛快:“行,让怡心抱走吧,陌离交给她我放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