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妈妈我爱你。”
时莜萱对婆婆撒娇。
现在婆媳俩更加亲密无间。
一家人居家过日子,哪有锅勺不碰到的时候呢?
有矛盾不怕,只要不积累,不记恨,解决掉就没事了。
开始的不快婆媳俩已经忘的一干二净,只有盛江会时不时还拿出来说嘴。
但被大家集体怼,后来也就不敢说了。
他不敢在家里说,却到外面说。
盛江和小区里老头们下棋的时候吹牛,说家里婆媳关系好全是他的功劳!
因为他是一家之主,有“威慑”力。
时莜萱听到了,微笑置之。
她不在乎。
公公没有大本事,喜欢吹吹牛也无伤大雅,随便吧。
但这话被王颖好听到,气的警告他好几次,让他不要再到外面说。
那些话,吹牛的人不觉得有什么,但王颖好听着都脸红。
本来就没他什么事,都是然然的功劳,现在连小孩子的功劳都抢,多丢人呀。
但是盛江不觉得丢人。
他这辈子能拿出来炫耀的事情本来就不多,好不容易捞到一件,还不使劲吹?
……
简怡心打来电话:“萱萱你有时间没?有时间到医院来,时雨珂要生了!但情况不太好。”
“好,我马上到。”
时莜萱抓起外套出门。
简家医院。
手术室。
简怡心和时禹城在走廊外面焦急的等着,十六坐在椅子上,两只手,衣服上全是血迹。
时莜萱走出电梯,远远看见十六身上的血迹就觉得心往下坠!
“怎么回事?不是没到预产期吗?怎么提前了啊?”时莜萱问。
时雨珂的预产期在下个月末。
满打满算还有一个半月才足月,现在就要生产是早产。
十六哭丧着脸:“夫人,都是我的错,您责罚我吧。”
时禹城虽然焦急,但也说公道话:“这件事不能怪十六,都是那不成器的东西自己作,活该!”
简怡心给她拉到一边,简单说了下当时情况。
时雨珂看上十六了。
总是缠着人家转,本来十六出去躲了两个月,后来想她都是这么大肚子的孕妇了,还能给自己怎么样?
并且时禹城是干爹,干爹一个人照顾“大姐”,他觉得干爹也太过辛苦,于是就回来了。
回来就出事了。
十六“轻敌”了。
时雨珂见十六回来,没像最开始那样如饥似渴,却在凌晨偷偷从窗户爬进人家房间……
十六睡的迷迷糊糊,听见窗边有动静以为是贼。
等人爬到窗台上,他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飞起一脚踹过去!
并没踹着。
在十六踹过去的时候,认出来爬窗户的人了,硬生生给动作收住。
但时雨珂还是被吓到了,惊叫一声从窗台滚下去。
十六房间在一楼,窗台并不高。
如果是普通人,应该什么事都没有。
但她是孕妇,还是怀孕八个多月的孕妇了。
当时就流了很多血,十六几乎都给吓傻了,急忙给时雨珂抱进车里,送到医院来了!
时禹城怕丢人,本来谁都不想告诉。
简怡心是接到医院院长的电话,这才到医院去的。
简怡心觉得这件事情告诉时莜萱比较好,万一有突发情况,有人能做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