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云哲浩话说的挺硬气。
但边说边抓包拿外套,还没完叮嘱盛翰鈺回去的时候别太早。
办公室剩下盛翰鈺孤家寡人一个。
他也不喝了,离开办公室回家。
他出来的时候没带司机,因为喝酒了也不能开车回去。
于是在路边招手打一辆出租车。
上车后司机问他去哪?
“绕环路转转吧,等我想好再告诉你。”他突然改主意,不想直接回去了。
时间尚早,还没想好回去要怎么跟时莜萱说,于是他决定先不回去。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见他愁眉不展,问道:“怎么了哥们,遇到啥愁事了?”
“嗯。”他淡淡应了声,就没有了。
盛翰鈺不擅长和陌生人交流,更不擅长给自己家事和陌生人说。
不过司机很健谈,见客人不说话,他就自己猜:“哥们,您别怪我说话直,是外面的女人逼宫吧?我跟你说,你可别犯傻,外面的女人玩玩就行了,不能换老婆,换了你就知道了,女人都一样,全都是想抓住你的钱顺便控制你的人,给你抓的死死的,一点自由都没有……”
盛翰鈺:“闭嘴,我在外面没有女人。”
司机嘿嘿笑,并没有闭嘴:“谁信呐!看你这通身的气派一定是大老板,有钱人,有钱人有几个外面没有女人的?”
盛翰鈺跟他说不明白,也不准备辩解。
他从钱包拿出钞票让司机停车。
下车后他发现,怎么开到这来了?
前面是游乐场。
当初他和时莜萱带女儿来过这里,时然玩的特别开心。
刚想到时然,时然就给他打来电话。
盛翰鈺接通,女儿软糯的声音传出来:“爸爸,您在哪呢?”
“我在公司加班,宝贝有事吗?”他撒了个谎。
时然在对面“呲呲”笑,并且毫不留情拆穿他谎言:“爸爸您没有说实话哦,您没在公司,您在外面还是在街上,附近有卖混沌的小吃摊,我都听见叫卖声了。”
盛翰鈺:……
还真是。
被女儿提醒,他才发现左边不远处确实有个路边摊。
一名五十多岁大妈在摆摊卖混沌。
混沌摊旁边的树干上挂着一只喇叭,喇叭里不时传出叫卖声。
这要是平时,这么明显的特点他不会发现不了,今天注意力不集中,连这么明显的漏洞都没发现。
时然道:“你打包两碗混沌回来,妈妈和奶奶晚饭都没吃几口,俩人冷战呢。”
“嗯。”
盛翰鈺果真就打包两碗混沌,打车回家。
刚进院门,从角落里突然钻出一个人冲到他面前,吓一跳。
“翰鈺,了不得了,你妈和你媳妇一天都不说话了,怎么办怎么办?要不我出去躲躲?”说话的人是盛江。
盛翰鈺道:“您不是都躲一天了吗?还要往哪里躲?”
他被拆穿,老脸一红,支支吾吾什么都说不出来,唉声叹气出去了。
又躲出去了。
盛翰鈺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没喊他,无奈摇摇头。
没事的时候,盛江就出来找点事,唰存在感!
但稍微有点事,他就立刻消失不见,跑的比谁都快。
爸爸刚出去,女儿又到他身边:“爸爸,混沌买回来了吗?”
小姑娘大眼睛晶晶亮,闪着璀璨的光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