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最后他从母亲房间出来,无功而返。
也不能现在回房间。
出来的时候在妻子面前信誓旦旦,现在没做到要怎么回去?
他眉头紧锁。
盛翰鈺在处理生意场的事情,从来都是眉头都不用皱一下。
再难的问题到他这也不叫问题,但现在他觉得难办了。
那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全家人能经受住生与死的考验,却在怎么育儿这种小事上翻脸,他头疼不已。
盛翰鈺给妻子发微信:公司有急事,我去处理下,大概会晚些回来,你困了先睡不用等我。
时莜萱只回一个字——滚!
她给电话丢在床上,抱着枕头闷闷不乐。
什么去公司?
就是借口。
他根本和婆婆说不通,这点时莜萱早就想到了。
说不通就想别的办法,这干脆遁了是怎么回事?
……
银座大厦办公室。
几个男人围着茶几团团坐。
茶几上摆着啤酒,辣条,花生米,牛肉干。
几个人边吃边聊。
云哲浩埋怨:“你俩真不愧是哥俩,惧内,怕老婆。”
“心情不好出来借酒消愁,连夜店都不敢去,跑办公室来了,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盛翰鈺瞥他一眼,捻起几颗花生米吃,没吱声。
盛泽融道:“你行了你,差不多就行了啊,大家都是哥们,谁不知道谁啊?你还在我们俩面前装上大尾巴狼了。”
“马灵儿在家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样的话?”
马灵儿去米国参加医学院的学术研讨会,没在家。
她如果在家,云哲浩连喝酒都要报备,否则回去就要跪键盘,他那点光荣历史别人不知道,但这哥俩都是知道的。
都是怕老婆的男人,五十步笑百步。
云哲浩“嘿嘿”笑着,举起酒杯:“干一个!”
然后哥仨干一个。
盛翰鈺催促:“你俩别总扯没用的,给我想想办法,要怎么样才能缓解婆媳矛盾?”
云哲浩:“我刚才说了啊,不住在一起就行了,但你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盛泽融更爽快,只说了一个字:“对!”
盛翰鈺:……
这等于没说。
他不想分开住。
经过的事情越多,年纪越大,他越觉得当年爷爷说的话有道理——父母在不分家!
何况他觉得现在家里的情况,并没有到非分家不可的地步。
只是婆媳小矛盾,又不是不可调和。
但怎么调和啊?
眼前这哥俩,显然跟他一样,也没办法。
“滴铃铃……”
盛泽融电话响了,简怡心催促他回家,于是这家伙连招呼都忘记打,急忙走了。
云哲浩嘲笑他:“泽融是真想不开,当初那么多温柔可人的姑娘追,就看上简怡心了,结果你看见了,现在活的一点自由都没有……”
他话还没说完,马灵儿就打来视频电话——查岗!
看见他在办公室,旁边还坐着盛翰鈺,马灵儿满意的点点头。
不过见到茶几上的酒瓶子,她脸上的笑容就隐去了:“云哲浩,你立刻回家检查孩子作业,半小时要是还没到家,你就死定了。”
屏幕一黑。
马灵儿直接挂断。
“这女人太过分了,她以为自己是谁?天王老子吗?出差还管着我,老子就不回去,看你能给我怎么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