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王颖好从厨房出来,告诉儿子:“然然在大门口和爷爷聊天呢。”
虚惊一场。
他急忙往大门口跑。
祖孙俩没在院子里,在院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不知道说什么。
院子里有秋千,有遮阳伞,别墅大门口有雨搭,都能遮挡烈日炎炎。
而院子大门口什么都没有,俩人也不怕晒!
他没有声张,静悄悄站在祖孙俩身后,俩人都没发现。
时然抽抽嗒嗒,问爷爷:“会是这样吗?我觉得不是。”
盛江道:“当然是这样了,你想谁家孩子不是跟爸爸姓?就你不是,你爸爸当着你面什么都不说,背后就会埋怨你妈妈,你妈妈有火气往谁头上撒啊?还不是你……”
盛江一直都对时然姓“时”不姓“盛”耿耿于怀。
但他还不敢和儿子,儿媳妇提这件事情,所以就在背后使小动作。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背地里挑唆时然改姓了。
只是小姑娘古灵精怪,前几次都没成功,还被怼的哑口无言。
盛江并不气馁,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三次不行就再加一次……
越挫越勇。
终于被他找到机会,小姑娘听进去了。
“我去找妈妈,让他们给我改姓,我也要姓盛。”时然站起身,下定决心。
盛江喜滋滋叮嘱:“好好,你去给你妈说的时候,别给爷爷卖出来啊。”
说完回头,俩人看见盛翰鈺就站在他们身后。
盛江讪讪的直搓手,他想溜,扭头往外面走。
“站住。”
盛翰鈺拉着女儿的手,问父亲:“您这是要干什么去啊?刚才的话我没听全,要不您在叮嘱我几句?”
“不用不用,我遛弯去。”
盛江说完就走了,走的挺快,脚下像是抹油一样。
他对女儿道:“别听你爷爷的,不管你姓什么,都是爸爸妈妈的孩子,是我们大宝。”
盛翰鈺告诉时然,妈妈刚才不是反悔,是跟爸爸打赌输了,面子上下不来,所以拿你出气。
这件事是妈妈的错,从头到尾都和你没关系,你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是呢……我们还得给妈妈面子,哄着她,因为你比她懂事!
时然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很有大局观。
她到妈妈房间,给时莜萱道歉!
这件事本来就不怪孩子,时莜萱有了台阶,借坡下驴,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
时然也如愿抱到弟弟。
小二宝本来还睡着,在姐姐怀里突然醒过来了,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对着姐姐笑。
小姑娘激动的差点哭了。
一种当姐姐的自豪感和责任心油然而生。
她突然就不敢抱了,小心翼翼给弟弟放在妈妈怀里,然后逗弟弟玩。
“怎么不抱了呀?是因为他太沉了吗?”时莜萱问。
时然道:“不是的,我怕给弟弟摔了,他太小了,等过几天长结实了我再抱。”
时莜萱,盛翰鈺:……
小二宝没出生之前。
时然担心弟弟生出来,属于自己的爱就被抢走了。
加上爷爷也总给她灌输这种思想,于是她就越来越担心了。
但现在所有的担心都没有了,时然发现爸爸妈妈对她的爱没变,而她对弟弟也很喜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