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时莜萱并没有因为他这样说,就变得开心起来。
反而更伤心了:“我不用你立字据,心都不在我这了,我还要财产有什么用?”
盛翰鈺傻眼,彻底没辙!
他不明白,为啥简家的一则声明,能把战火烧到自己身上。
本来是怕时莜萱在月子里费神,对身体不好。
但现在没办法,为了自证清白,他于是给计划告诉时莜萱:“伯父会发表那样的声明,不是因为冷血,恰好是为了保护那女人。”
他已经对简夫人的娘家下手了。
绑架小二宝,这里没有简家人的事情。
但那女人的娘家人在这里却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那个穿风衣的神秘女人是简夫人妹妹,这件事从头到尾全是她给策划,出的主意,并且亲自出马。
如果没有她妹妹,那女人也就是心里气一气,虽然嫉妒但做不出这么出格的事情来。
但是有娘家人在身后蛊惑,出坏主意,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样的人,盛翰鈺绝对不可能轻轻放过她。
三番两次放过简夫人,是因为看在简家姐弟俩的面子上。
制裁她娘家人,自然不需要看任何人面子。
盛翰鈺出手了。
只两天乔家就要顶不住了,于是和简家求救!
简父才发了一则这样的声明。
声明的表面看是跟相濡以沫的妻子划清界限,实际上是跟妻子的娘家人划清界限,不让他们给自己家也拖进去。
时莜萱才明白——这些人成会玩!
事情解释清楚了,刚才闹啥闹?
时莜萱自己都觉得是无理取闹,闹个没脸,下不来台阶了。
好在这时候,救场的人来了。
时然推开门,笑盈盈进来:“妈妈,我想抱小二宝。”
她板起脸,拿出做家长的威严,拒绝:“不行,你弟弟现在太软太娇弱,过几天再给你抱。”
时然撇嘴,不服气的嘟囔:“说话不算数,前几天就是这么说的,现在还这么说?过几天,过几天,总是说过几天,不给抱就直接说。”
小姑娘气哼哼离开房间。
盛翰鈺责怪时莜萱:“你也是的,让然然抱下没关系嘛,她知道轻重。”
时然虽然淘气调皮,但也是个做事情稳重的孩子。
时莜萱其实也有点后悔,但她嘴上是不会承认的。
她埋怨老公:“都怪你刚才惹我生气,给大宝都得罪了,都是你的错,你得想办法补救回来。”
盛翰鈺:……
老婆蛮不讲理怎么办?
给老公的最佳答案只有一个——赔礼道歉,承认错误。
她也不傻,自己不讲理不知道么?
其实都是知道的,这种时候就不是辨清谁是谁非的时候。
家是讲情的地方,就不是讲理的地方。
盛翰鈺反应还是很快的,立刻好态度,好脾气的给出解决方法:“老婆你别急,你看这样好不好?我马上去和时然谈,告诉她妈妈这么做是对的,让她下保证一定不会摔到小二宝,体会到妈妈的良苦用心。”
“嗯,可以。”
正中下怀,时莜萱同意了。
他出去找女儿,各个房间都找了也没见。
“时然!”
“然然。”
盛翰鈺有点急,小二宝才被抱回家,他害怕大宝再出点什么事。
手心手背都是肉,俩孩子都是心头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