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简父:“翰鈺没说要怎么对你岳母?”
盛泽融摇头:“没说。”
须臾他又补充一句:“我也没好意思问。”
“唉!”
简父长长叹口气。
看来,简家和妻子,他只能选择一个了!
第二天。
时莜萱在新闻上看见简父发的声明,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觉得有点意外。
那是一则离婚声明。
通常如果协议离婚,双方对财产,孩子什么的都没有异议,达成共识,然后到民政局领离婚证就行了,很方便。
但如果有一方不同意,就要到法院起诉离婚。
在这个过程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通常就会有一方发表声明!
声明夫妻俩正在闹离婚,在这段时间内,另一方发生的任何经济纠纷自己都不会承认……
这是豪门通常做法。
虽然已经见惯了,不过简父会这么做,还是让时莜萱大吃一惊。
简夫人虽然对别人很过分,但是对家里人却是好的没话说。
老俩口夫妻感情一直不错,起码在外人看来是很好的,现在他突然要和简夫人离婚,还发表这样的声明。
让时莜萱感觉意外,更觉得人心不古。
她幽幽对盛翰鈺道:“翰鈺,如果以后我也做错事,你会不会也这么对我?”
“胡思乱想。”盛翰鈺宠溺的刮下她鼻子。
时莜萱不服气:“我没胡说啊,你看简先生和夫人平时感情那么好,现在要离婚居然发表声明……”
其实她是担心盛翰鈺以后会不会也这样对她?
如果是平时,时莜萱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担心。
她对自己还是很自信的。
时莜萱不是普通的豪门夫人,她自己本身就是豪门,不需要依靠男人的家世和财产,所以那种声明对她根本就没有意义!
不过现在她担心。
因为她现在是产后,这种时候的女人通常脆弱,就容易胡思乱想,平时觉得很可笑,根本不会想的事情,现在就会放在心上反复琢磨。
还会越烛魔越觉得自己担心的有道理。
婆婆送来熬的浓厚香溢的鸡汤,平时她能喝三小碗,今天连半碗都没喝完就放下:“吃饱了。”一副兴致缺缺的摸样。
盛翰鈺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不舒服?”他大手抚在妻子额头。
时莜萱拨开他的手:“起开,我烦着呢。”
盛翰鈺不走,盯着她问怎么了?
反正不回答,就一直问下去。
时莜萱幽幽,又问了一句刚才的问题:“如果以后我也做错事,你会不会也这么对我?”
盛翰鈺:……
这次很认真道:“不会,你根本不会做错事,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对的。”
时莜萱:“现在你会这么说,但几十年后就不一定了,到时候孩子们都大了,我也老了,没有现在好看,你就会喜欢年轻漂亮的女人,看我不顺眼……”
说着悲从心中来,眼泪扑簌簌往下落。
盛翰鈺哭笑不得,这都哪跟哪啊?
但跟妻子是不能讲理的,只能哄。
他信誓旦旦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有那种情况,如果发生,就给家里全部财产都归她,自己净身出户。
甚至还要当场立字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