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如果她冒死生下来的孩子,到这个世界上注定是要受苦的,那她死掉的意义在哪儿?
简怡心对自己发出灵魂拷问。
并且越来越觉得自己好傻。
大概是偶像剧看多了,这玩意太害人。
现实社会和偶像剧还是有差距的,差距还不是一星半点的大,能差出去十万八千里。
简怡心想开了——没用劝。
躲在门外偷听的人们面面相觑,都在怀疑她是来劝人的?
还有这样劝慰的方式?
这是带刀子来的啊,刀刀见血,太狠了。
不过大家也都承认,时莜萱这招确实好使,比大家的办法都好用。
大家都怕病人受刺激,千方百计安慰她,小心翼翼说软话,劝她想开,甚至都不敢直接提到“孩子”这个词,生怕简怡心再次受刺激!
原来就需要刺激。
简夫人没在,被简宜宁特意支开了。
多亏她没在,只怕她在,哪怕是效果很好也会给时莜萱恨上!
“我想喝粥,你月子里吃的小米粥也给我均一碗吧,加上红糖。”
红糖小米粥加鸡蛋。
是江州月子里标配。
时莜萱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好,我回去给你取。”
简怡心对她道:“你不要来了,你还做月子呢,让方姐给我送过来就行,你儿子要给我当干儿子,得请酒席的那种。”
拜干亲分两种。
一种是两家大人关系好,口头上说说就行了。
另一种要请客正式认“干爹”,“干妈”。
这就有点类似收养的关系,从认亲后,孩子就要每年都到干妈家里住一段时间培养感情。
然后从小到大,培养孩子需要的花销,干爹干妈都要出钱,尽抚养义务。
尽到义务也就享受到权利,干爹干妈老了后,这个孩子也要尽到赡养义务,丧礼披麻戴孝。
基本上就等于没有法律保护的收养关系。
“行,我答应你,满月酒和认干亲一起办了。”时莜萱一口答应。
简怡心知道她性格爽利,但这件事还真不是时莜萱一个人能说的算。
她道:“你先不要急着答应我,还是和翰鈺,伯父伯母商量下,然后给我答复,和小米粥一起送来。”
时莜萱:……
这答复送来的也太随意了吧?
其实简怡心刚才就是顺口一提,多少有点泄愤的意思。
这种认干亲基本上是父母无力抚养孩子才会这样做,一般都是前者,随便叫叫就算了。
像是时然叫简宜宁干爹,就是一个称呼,随便叫叫,表示大人间关系好而已。
她没有想到时莜萱会这样痛快就答应。
时莜萱答应过的事情从不反悔,她霸气道:“不用商量,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儿子也是你儿子,反正都姓盛。”
“萱萱你是认真的?你真的愿意给儿子分给我一半?他可是你们长子。”简怡心突然激动。
“废话真多,当然是真的。”
时莜萱从病房里出来,摘掉头上帽子。
太热了。
大家围上来,啥都没说给她帽子又戴上了。
还是好好的捂着吧,然后众星捧月般给她送回去!
王颖好刚从洗手间出来,正好见他们进来,叽叽喳喳,喜气洋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