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谁都没办法,跟她说什么她都不理。
简宜宁对未婚妻道:“你去看看萱萱能不能过来劝下,我姐也就能听进去她说话,别人都没用。”
简夫人立刻反对:“不行,不能让她过来。”
“她现在美的很,过来是劝你姐?不要给你姐气死就算我们家烧高香。”
“不让她来也行,那您有更好的办法吗?”简宜宁皱眉。
母亲以前对时莜萱成见没有这么深,但随着时莜萱的生活越来越来,她就越来越讨厌时莜萱。
简宜宁不喜欢母亲这个样子,但他没办法。
被儿子质问,简夫人沉默。
她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要是有,不早就拿出来了?
简宜宁:“既然您没有更好的办法,就按照我说的做吧,您也不要总是高高在上的样子,觉得人家帮我们做任何事都理所当然。”
“婉儿去请人,能不能请来还不一定呢。”
其实只要去请,时莜萱一定能来。
他是故意这样说,目的是为了抬高时莜萱身价,让母亲改变对时莜萱的看法。
“哟,我们婉儿去请她还不来?真是给她脸了,她们可是亲姐妹,要是这点面子都不给,时莜萱就是蛇蝎心肠。”
简宜宁:……
母亲是油盐不进,怎么说都不行。
简宜宁放弃改变母亲想法的可能,只是警告她在自己面前说说就行了,最好不要动别的想法,否则谁都救不了她。
他知道,要不是看他和姐姐的面子,时莜萱对母亲只怕是早就下手了!
她就是看不出来,现在还盲目自信呢,也是头疼。
姐姐的身体是现在简家最重要的事情,不要在节外生枝。
简夫人满口答应,但简宜宁总是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金婉儿给时莜萱请过来了。
王颖好给儿媳包裹的严严实实,大热的天气,头上要戴着帽子,穿着长袖衣裤,接连叮嘱好几次让她出去不要直接吹到空调。
要不是她要留下来照顾小二宝,一定会跟着去的。
“知道啦,您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时莜萱搂着婆婆撒娇。
婆媳俩没有隔阂,关系好的像是母女一样。
时莜萱很庆幸婆婆是王颖好不是王颖芝,否则别说被照顾了,只会多一个挑事找刺惹麻烦的人。
……
简怡心病房。
时莜萱进来后,别人都悄悄退出去,给空间留给俩个人。
时莜萱一句废话没有,开门见山:“怡心你骂我吧,给你迷晕做手术是我的主意。”
“为什么?”
简怡心终于给眼神从天花板上移下来,目光让时莜萱不忍直视,好可怜。
“因为爱你的人太多,他们都不能看着你眼睁睁从身边离开。”
简怡心发火:“时莜萱你以为自己是谁?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你一贯都是我行我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我一辈子就打算任性这一回啊,就一回都不行吗,啊?”
她很伤心,做了半辈子乖乖女,就想任性这么一次却没做到。
而始作俑者居然是时莜萱,是她羡慕并且准备学习的人。
凭什么她可以任性的活着,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自己只想任性一次却不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