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她还真就一口咬下去了。
但咬一口是不够的,时莜萱在盛翰鈺的胳膊上留下一排牙印。
却仍然痛的头上冒汗。
“盛翰鈺,我还是好痛,怎么办啊?”时莜萱哀嚎。
她觉得自己好脆弱啊,弱小,可怜又无助。
很委屈,委屈的想哭。
于是就“哇——”一声哭出来了。
助产士在一旁,无语。
她觉得这名产妇有点作,不过产妇来头很大,她也不敢呵斥。
只怕是自己刚呵斥一句,下一秒就会被解除合同滚蛋。
宫开才四指,并没有到最痛的时候。
产妇大呼小叫也并不是真心,就是给她老公看,让男人看到她有多么不容易,让老公心疼她。
她也确实做到了。
盛翰鈺头上的汗比时莜萱冒的还多,急的无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问助产士:“有什么办法能让她不疼?”
助产士道:“有无痛分娩……”
时莜萱立刻反对:“不用,你别听他的,我能坚持的住。”
她也不喊了,差不多就行。
盛翰鈺听说还有无痛分娩,当即决定要打针。
时莜萱反对:“不行,打那个针有副作用,有可能对孩子造成伤害,我不打。”
不只不打针,并且她还开始往外赶人:“你出去吧出去吧,我自己一个人生孩子,不用你。”
盛翰鈺不走,坚持留下来陪着。
他错过时然出生,遗憾了好久。
现在小二宝出生,说什么都不能错过了!
时莜萱坚持:“你出去,我看你在这紧张,生不出来。”
“真的?”盛翰鈺半信半疑。
他听说女人在生孩子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时候,需要丈夫陪伴,她却说紧张。
但萱萱又不会跟他客气,她说紧张应该就是真的紧张吧?
“快走快走……”时莜萱瞪圆眼睛,这是要发火的先兆。
“你别生气,我出去,我马上出去。”
盛翰鈺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离开产房。
离开的过程不停的叮嘱:“萱萱,我就在门口啊,需要我的时候你吼一声,我马上进来。”
时莜萱不回答,闭着眼睛挥挥手。
意思是——快走吧,废话真多。
实际上阵痛又来了,但她知道不能喊了。
从现在开始,只怕痛会一波接一波强烈,乱喊乱叫除了增添恐慌,啥用都没有。
要是给力气消耗完了,等到真正要生的时候就没劲了。
盛翰鈺不想走,也不敢留下,怕老婆生气。
他慢吞吞往外挪,很不情愿。
“咣!”
时莜萱抓起身边的杯子对他砸过去,当然不会往盛翰鈺身上扔。
在距离盛翰鈺几米的地方,杯子掉地上摔碎了。
“快出去,我不要看见你。”
“好好,我马上就出去了,你千万不要生气。”盛翰鈺这才不再犹豫,急忙出去。
产房里的助产士和医生都看傻眼了。
这女人也太凶悍了吧?
凶悍不讲理,却被老公放在心尖上,捧在手心里哄着。
盛翰鈺被从产房赶出去,时莜萱才长长呼一口。
然后配合着阵痛的频率开始吸气,呼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