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当初没结成,还差一点点就死掉了。
后来又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才拥有现在的幸福生活,结果却在怀孕的时候被告知再也不能做母亲。
世界上还有比女儿更悲惨的人吗?
如果有,她无比希望是时莜萱。
那女人太幸运了。
简夫人其实一直都对时莜萱耿耿于怀,她总觉得时莜萱现在的幸福生活全是偷的女儿的。
别人吃过多少苦,都遭遇过什么,付出过什么,她统统看不见,就觉得自己女儿吃了亏!
简怡心知道母亲是为了安慰自己,不过用时莜萱来举例子也太不合适,她阻止母亲不要再说下去,更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很不好。
她表面上答应着,女儿说什么就是什么,但实际上怎么想的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
时莜萱和婆婆站在门口,无语。
俩人来是给简怡心送饭的,因为简怡心喜欢吃王颖好做的莲藕排骨汤,所以做好了专程送来!
时莜萱跟来也是想劝她改变主意,却没想到居然还能有“意外之喜”。
王颖好拉着时莜萱要走。
轻易不生气的人,现在都生气了,气的不得了。
这不是好心当驴肝肺吗?
太过分了。
当然她不是生简怡心的气,但她们是母女,亲娘俩。
当妈做的过分,让人很容易就给怒火转移到做女儿的身上。
时莜萱不走,甚至都看不到她脸上有怒容。
她还在笑,笑的意味深长:“您先回去吧,我自己进去。”
说完她从婆婆手里接过保温桶,一手拎着保温桶,一手扶着腰大喇喇的走进病房。
“哟,萱萱来了呀?”简夫人翻脸比翻书都快,前一秒还在说时莜萱坏话。
后一秒立刻驴脸变狗脸,笑的贱兮兮的。
简怡心嗔怪:“你挺着大肚子还要到这来做什么?我这又不是什么好地方,到处都是病菌……”
简夫人急忙辩驳:“你这孩子整天胡说,哪有什么病菌?护士一天消毒八遍,不碍的。”
其实她巴不得让病菌给时莜萱染上。
自己女儿没得好,那别人也都别好!
简夫人自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实际上她那点小心眼根本逃不过时莜萱的眼睛。
不只她,都看出来了。
简怡心皱眉,无奈。
她能怎么办?
该说的都说了,说过一百遍母亲也这样,根本就不想改。
“哟,萱萱你这肚子这么圆,啧啧——”
她夸张的“啧啧”两声,才继续道:“生完孩子就恢复不了了,女人啊最重要的是脸蛋和身材,生完孩子最容易变成黄脸婆了。”
“萱萱你别怪伯母说话直,你以后可要多注意翰鈺反常的举动,男人越老越有魅力,女人生完孩子就没人看……”
“妈,你别说了。”简怡心一个劲对母亲使眼色,但她就是假装看不见也听不见的。
时莜萱巧笑嫣然:“伯母,原来您还有这样一段往事呢?您可真不容易。”
简夫人:……
她没反应过来,本来说的是时莜萱,她怎么拐到自己身上来了?
时莜萱继续笑,笑的鸡贼:“如果不是感同身受,您怎么能有这么深的感悟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