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到卧室门口,时莜萱突然挺直腰,扭头对婆婆扮鬼脸,吐舌头:“当然没有啦,您看我好的很,一点事都没有。”
“臭丫头,害我担心半天。” 王颖好嗔怪。
换了衣服出来,时莜萱告诉方姐:“你老公和儿子已经被老七送到机场去了,苦头一定是要吃点的,你不会心疼吧?”
“不心疼不心疼,夫人,您帮我这么大的忙,我要怎么感谢您才好?”
方姐说着要对时莜萱跪下。
给她吓一跳,这些人怎么都愿意下跪呢?
这么大的礼受不起。
王颖芝及时给方姐扶起来,没让她跪,告诉她不用感谢。
时莜萱鬼主意多的很,不让她用出来闲着只怕给她憋坏了!
时莜萱这是一石多鸟。
给方姐解决的不只是一个难题,从此后父子俩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来骚扰方姐。
一是相距太远,二是信息不便。
从海岛到江州,远隔万里漂洋过海还不是一个国家,去了就只能在海岛建设好后才能回来。
时莜萱给王勇打过招呼,给父子俩分别安排在两个岛屿,让他们见不到面,免得凑在一起有商有量尽想着冒坏水了。
父子俩不再一起,也有助方姐儿子改变以前的坏毛病。
孩子还不是很大,性格并没有形成固定的模式。
刚才时莜萱也发现了,这孩子虽然有一大堆的坏毛病,但本质并不坏,只要有好人引导着,改变并不是很难。
但现在苦头还是要吃一些的,年少的时候吃点苦,对成长好处更多。
父子俩每个月的大部分薪水,王勇都会打进方姐账户!
然后留给父子的少许零花,其实他们也没地方花。
不过手里有点钱有动力,时莜萱给方方面面考虑的已经很周到了。
而事实证明她确实是对的。
时莜萱随便出个主意,就改变了一对无赖父子,方姐的老年生活很幸福,这是后话。
……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
时莜萱挺着大肚子,喜气洋洋指挥搬家工人。
“师傅,这个给我慢点,千万不要摔碎了,里面有我最喜欢的杯子。”
“这个一会儿再拿,先拿那个。”
盛翰鈺过来扶着她往外走:“行了,拿东西这种小事你就不要操心了,去车里坐着吧,还叮嘱人家这个慢点那个轻点,我们家现在最贵重的是你,不是别的。”
时莜萱开始还挺开心,被老公重视当然开心了。
不过她很快就察觉出不对劲,于是站住,怒视:“你什么意思?我是物件啊?居然给我和物品放在一起比,我看你是不想好了。”
众目睽睽。
盛翰鈺被揪耳朵啦!
这还不是最让人惊奇的,最惊奇的是——盛翰鈺被揪耳朵不恼还求饶。
“老婆我错了,老婆大人别生气,口误,刚才是我口误啊。”
这是什么情况?
江州大名鼎鼎的盛翰鈺,被妻子当众揪耳朵。
大家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从此后盛翰鈺“怕老婆”的名声不胫而走,所有人都知道了。
搬到新家,比在公寓的时候大多了。
东西都整理差不多的时候,简怡心来了!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和盛泽融俩人还带了一车的婴儿用品。
本来空空的婴儿房,很快就被堆的满满当当。
大到婴儿床,小到奶瓶奶嘴,只有想不到就没有简怡心准备不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