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

俩人现在脑子都是“嗡嗡”的,一心只想不能进监狱,当然选择私了。
“好,私了就赔钱吧。”
俩人傻眼。
用啥赔?
方姐老公:“我们没钱,这样吧,让我老婆赔,我老婆在这栋小区里住,也是有钱人。”
他想的挺美,想给麻烦都转移到老婆身上,然后他们就遁了。
但时莜萱是不会让他如愿的。
“你老婆是谁啊?说说看,这个小区里的女人就没有我不认识的。”
“方桂芳。”
“你说谁?”
时莜萱惊喜道:“是不是住在A栋的方桂芳?四十多岁,个子这么高……”
老七从手机里调出方姐照片递过去:“夫人,我这有照片。”
时莜萱示意他给方姐老公和儿子看。
俩人已经有种不祥的预感,但看见照片还是点点头:“嗯,是她。”
“好啊,原来你们是一家子啊?正好我找她家人找不到呢,你俩就送上门来了。”
时莜萱对方姐老公道:“方桂芳是我家保姆,昨天给我家一个元朝的青花瓷打碎了,然后半夜就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你是她老公,这个得你赔!”
“我家今天买菜都没人,害的我大肚子出去买菜,恰好遇到你,这不是巧了么……”时莜萱笑的眉眼弯弯。
方姐老公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没想到自己只是“认错人”,居然惹出这么大麻烦。
找方姐要钱行,但帮她处理烂摊子,他是不愿意的。
不只他不愿意,儿子也不愿意啊。
“她打破花瓶你找她去,我不管,我这次来就是找她离婚的,这么多年我们夫妻长期分居,早就没有夫妻感情了,她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我也不管,我妈从小都没管过我,我凭啥管她?不管不管。”
父子俩推个干净,谁都不管。
“不管不行,这么多年方桂芳赚的钱都邮寄回家了,她对你们尽到责任,你们想什么都不管?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时莜萱戳穿俩人谎话,还让父子俩给钱吐出来。
钱早就祸害干净了,哪里还吐的出来?
俩人现在就是穷光蛋。
要钱没有,要命还不舍得那种。
父子俩穷途末路,开始互相埋怨!
老的埋怨小的不学好,昨天就不应该手欠去偷人家项链,这下可好,等着在监狱里给牢底坐穿吧。
小的回怼,说我没学好还不都是跟你学的?
从小你也没教我好的呀,现在怎么办?
真要我在监狱里过一辈子吗?
我不愿意啊不愿意。
我还年轻,不想一辈子就这样毁了……
虎毒不食子。
别看这男人对女儿狠心,对儿子却是下不去。
埋怨后,他居然求时莜萱,要一力给这件事承担下来,放过儿子!
时莜萱当然不同意,问道:“凭啥?东西是你们俩偷的,当然要俩人承担,还有方桂芳是他妈,他就有义务替方桂芳收拾烂摊子。”
无赖父子俩现在终于碰上硬茬。
说不过也打不过,逃不掉也躲不了。
被逼到死胡同,牛角尖了。
时莜萱看时机成熟,提出方法:“我有个办法能让你俩不进监狱,就看你们愿意不愿意了。”
“愿意愿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