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有思想。”大姐伸出大拇指赞叹。
马屁拍的很清新脱俗了。
时莜萱这不是“风格”,是“抽风”,有谁会吃饱了撑的给自己往老二十岁打扮?
物业大姐腹谤,但也只敢腹谤而已。
时莜萱推开单元门出去,她没去地下车库开车,而是溜达着往小区门口走,动作不疾不徐,方便跟踪的人跟上来。
“站住,钱借来了吗?”
身后有人喊,口音和方姐差不多。
时莜萱没回头,更没站住,仍然拽着小拉车慢吞吞走着。
“死女人,我跟你说话呢,你装聋子听不见是不是?”
说话的人从后面追上来,抬脚就想往时莜萱身上踹——时莜萱抬头,男人愣住,抬起的脚也没踹下去。
男人长的很猥琐,看见时莜萱样貌立刻就痴了,差点流口水。
这个猥琐男就是方姐男人?
时莜萱很为她感到不值。
“爸你怎么不踢啊?不挨打她是不会听话的。”声音很年轻。
紧接着另一个男人也看清面前的女人不是方姐,是时莜萱,也愣住了:“你谁啊,为什么拽我妈的车,穿我妈的衣服?”
此处省略若干脏话。
男孩看上去也就十几岁,很年轻,但却出口成脏,没有教养。
“用你管?”时莜萱根本不惯病,她没回答男孩的话,态度比他还横:“让开,好狗不挡道啊。”
“你敢骂我?老子打死你!”
自称“老子”的男孩,年轻火力盛,四肢不太发达头脑却很简单,上来就要动手。
眼看拳头就要砸在时莜萱脸上,她也不躲不避——“疼,哎呀好痛,松手!”
男孩手腕被老七抓住,他觉得被抓的地方都快要断了。
好痛!
站在一旁的方姐丈夫,见儿子吃亏立刻支援。
只是连一招都没挨过去,就被老七踩在脚下,痛的“哎哟”叫唤,连连求饶:“饶了我们吧,哥么,不是,大哥我们错了,我们爷俩认错人了,我给你婆娘道歉行吗……”
“啊!”
一声惨烈的痛呼,猥琐男两颗门牙直接被老七踢飞。
眼看铮亮的硬头皮鞋就要踹下来,这要是落下来,脑袋就得被踹成照片,猥琐男吓的魂都没了,脸色苍白紧紧闭着双眼,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完蛋了。”
刚才还嚣张的不可一世的男孩,现在被吓的呆愣愣站在原地。
连帮自己爸爸挡一下都不敢!
爷俩就没见过这么“横”的人。
平时撒泼打滚,耍无赖那一套在真正厉害的人面前,根本不好使!
男孩突然“噗通”对老七跪下:“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求求你不要杀我爸,你饶了他吧,求求你。”
这孩子是武侠小说或者电视剧看多了。
都什么年代了,还“好汉饶命”呢,原来“穷横”也是看人下菜碟的。
老七果然就没踹下去,本来他也只是想给这对父子俩点苦头吃,并没有想给他们怎么样。
猥琐男“劫后重生”,从地上爬起来就要跑,连儿子都不要了。
老七一把薅住他后脖领拽回来,霸气道:“想跑?门都没有,跪下给我们夫人道歉,有眼无珠的东西。”
猥琐男丝毫没有犹豫,“噗通”跪在时莜萱面前道歉:“对不起夫人,我长眼睛没长眼珠子,刚才胡说八道冲撞了您,对不起,对不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