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

方姐和丈夫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
每次她年底回去的时候,都会叮嘱儿女好好学习,长大也到城里的学校念书。
毕业后就在城里工作,做个体面的人!
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女儿念书很好,却在小学毕业那年就被订婚给一个大她三十岁的男人,方姐丈夫收了人家五万块“聘礼”就给还没有成年的女儿“嫁”过去。
女儿哭闹着不同意,要到城里找妈妈。
却被爸爸拧着耳朵威胁:“死女子,找你妈干啥?我们家出了你妈一个伤风败俗的女人还不够?你要跟她一起去给家里丢脸,我不如现在就给你打死……”
十几岁的女孩子,怎么也不可能和五大三粗的壮年男子对抗。
最后女孩是被五花大绑,捆着塞上马车带走的!
女儿嫁人了,这件事方姐并不知道。
一家人给她瞒的死死的。
甚至还骗她说,当地的中学不够好,给女孩送到远房姑姑家寄宿,上中学。
方姐丝毫没有怀疑家里人骗她,直到几年后,女儿在过年的时候抱着怀里的娃,手里还牵着一个娃站在她面前,她才知道女儿当年根本不是去上学,而是被丈夫给卖了!
那次是她和丈夫闹的最凶一次,但结果却是被暴打一顿。
那个狼心狗肺的男人丝毫都不认为自己做错事,反而振振有词:“女子就是赔钱货,早嫁出去省的吃家里粮食,再说你的名声那么差,难得有个不嫌弃的,不赶紧嫁了现在想嫁都没人要。”
方姐多年来第一次为自己辩解。
她告诉丈夫自己在外面是做佣人,不是做那种生意,怎么就名声差了?
她在盛家做事,村里很多人都知道,偏偏他胡搅蛮缠。
利用妻子不习惯争吵的弱点,给这件事当成小辫子牢牢攥在手里。
那个年没有过完,她就跑回来了。
并且从那以后不往家里寄钱了。
因为那次回去让她伤透心,不只女儿被卖给老男人,儿子也辍学了。
儿子不学无术,成天在村里闲逛,整天游手好闲无事生非。
方姐不往家里寄钱,丈夫就到盛家来要。
怕他闹的自己丢了工作,方姐只能继续给他钱!
但这次她留了心眼,不会给所有的钱都寄回去,奖金和涨工资的钱都偷偷攒下来,暗中贴补女儿。
结果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就被丈夫和儿子知道了,他们就打电话过来骂她,管她要剩下的钱。
方姐谎称没有。
今天出去买菜的时候却被堵个正着,在街上就被打了!
时莜萱:……
她从来没想过,现在还有这样的事情?
她也有女儿,要是时然受到这样待遇,时莜萱连杀人的心都有。
“太过分了,方姐你是怎么忍他这么多年的?为什么不离婚?”
时莜萱可怜她,但也怒其不争!
“离婚?我没想过啊。”方姐唯唯诺诺。
她从来没有想过离婚,一直都是逆来顺受。
不只她没有想过,就是女儿也从来没想过。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猴子满山走。
以前时莜萱只当这是句戏谑,是对古代女人的束缚,却没有想过原来在现实社会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还会有这么想的女人。
时莜萱想不明白,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方姐这样的女人?
她要是一直在老家,信息闭塞也就罢了。
但是她在城里也十几年了啊,耳濡目染十几年对她居然没有用?还是那么愚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