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

方姐哭的更厉害了,边哭边道:“夫人,您不用为我费这么多心,不值得。”
时莜萱:……
“值不值得我说了算,你说的不算。”
方姐哭了一会儿,哽咽着给原因说出来。
原来打她的不是别人,而是她丈夫和亲生儿子。
丈夫不成器,吃喝嫖赌样样行,儿子从小跟父亲长大,好的没学着,父亲所有的坏毛病都学到了。
这些年方姐在外面做佣人赚的钱,自己不舍得吃喝花用,都寄回老家养一家老小。
时莜萱和方姐接触时间不长,但王颖好和方姐在一起朝夕相处接触的时候不算短,俩人都是第一次听方姐讲自己的家事。
以前她从来不提。
方姐老家是农村的,她们那的人基本上青壮年出去打工,留在家里的就是老年人,妇女和儿童。
她刚结婚的时候,也是丈夫出去打工,和村里其他人一样。
但是出去一整年,一分钱没有拿回来不说,还欠了别人不少钱!
第二年没办法,方姐就出去打工,她运气不错,第一年出来就赶上盛家招佣人。
方姐勤劳能干,盛家对佣人不薄,薪水给的丰厚不说,到年底放假还封了一只大红包回去。
拿到钱回家,开始家里人是高兴的,但没过两天闲言碎语就在村里传开了。
开始还是偷偷传,没多久就传的有鼻子有眼,越来越难听!
有人说她在城里是做那种女人的,靠出卖自己身体赚钱,否则怎么可以一个女人赚到比男人还多的钱?
家里公婆和丈夫就相信了,就不让她出去“丢人现眼”。
但她不出去家里就没有钱,丈夫又跟大家出去打工,这次去的时间更短,只去了一个多月就跑回来了。
人是回来了,带出去的盘缠却花的一分不剩!
这钱还真没“白花”,眼界“开拓”不少,回来在家里滔滔不绝,夸耀外面的世界有多好。
还说什么笑贫不笑娼,这年头只要能赚到钱就行,做什么无所谓。
然后方姐就被顺理成章的从家里赶出来赚钱。
她做佣人,靠自己劳动赚到的辛苦钱,却被最亲近的人说成做那种“生意”。
方姐辩解了,但是没用。
公婆和丈夫都不相信她说的话,就一厢情愿,相信他们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还说什么:“你不用撒谎,我们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
“只要能给钱拿回来就行,越多越好。”
她本来就不善言辞,是逆来顺受的性子。
一张嘴根本不可能说的过几张嘴,不过后来也想开了,只要能让她出来就行,在外面别人都觉得辛苦,方姐丝毫不觉得。
盛家虽然规矩大,活多。
但这些跟在家里比起来就像是在天堂一样,只要活做好了,不会被骂更不会挨打!
于是方姐在盛家一做就是多年。
平时她和家里人联系的时间很固定——开薪水的日子。
开薪水后,方姐到邮局添了汇款单,只留下一点点零花,剩下的全部都汇到家里,给孩子念书用。
本来她想的很好,自己在外面赚钱,孩子在家里那边的学校念书,等大了考到这边的学校,到时候就可以和孩子们团聚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