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当时他浑身是血,受了很严重的伤,而朱恨江当时也在快艇上,他给自己所有的钱都奉献给海盗以表诚意,这才入了伙。
二,朱恨江,也就是朱一文。
他居然从鲨鱼湾里活着逃出去了,但逃出去没多久他就遇到海盗,被抓住后受到非人的折磨,生不如死。
朱一文现在面目全非,并且也就只剩一口气,还被鳄鱼看守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了鳄鱼的口中美食。
……
盛翰鈺躺在渔村的别墅里,已经昏睡一天了。
时莜萱和亚菲轮流守在他病床前照顾他,俩人虽然互不说话,但是很有默契。
时莜萱在的时候,亚菲就不进房间。
她累了出来,亚菲就进房间照顾!
张妈不能理解,就对时莜萱絮叨:“大少奶奶你心太善了,那女人明明觊觎大少爷,您怎么还让她进去照顾?”
时莜萱叹口气:“她又不会害翰鈺,照顾就照顾吧,我都没意见,你干嘛这么大反应?”
张妈不是反应大,只是为她鸣不平。
时莜萱怀孕的月份大了,精力不济。
尤其到晚上实在挺不了,于是亚菲守夜。
张妈再次反对,这次她直接对亚菲道:“亚小姐,我留下替代我们大少奶奶守着大少爷就行,不劳您费心了,您一个外人总让你照顾着,我们心里过意不去。”
亚菲没动地方,甚至都没有看张妈一样。
目光痴痴的盯着盛翰鈺,但话是对张妈说的:“我也不算外人呢,差一点我和他就是一家人。”
“差一点也叫差。”张妈回怼。
她更不放心让亚菲照顾大少爷了,张妈想的比较多,她害怕亚菲给大少爷藏起来,让她们见不着。
亚菲对大少爷的痴心,她都看在眼里。
这女人为了爱情,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亚菲流泪了,她对张妈道:“这次我哥醒来,你们一定会给他带走的对吧?”
张妈没吱声,默认。
亚菲痴痴的看着盛翰鈺,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流下:“你们就要给他带走了,以后这辈子也许就见不到了,我只想利用这点时间和他在一起,看着他,再照顾他一次不行吗?怎么就不行呢?”
张妈:……
她还是没说话,但悄悄退出来了。
“心软了吧?我就说不让你管,非不听非不听,最后还是得听我的。”时莜萱挺着大肚子靠在墙上,说风凉话。
其实她也不放心。
……
亚菲坐在床边,仍然痴痴的盯着盛翰鈺看。
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只有半年的时间。
但这段时光,将是她生命中永远的美好,会记一辈子!
亚菲抓起盛翰鈺的手,轻抚在自己脸上,这是俩人间最亲密的举动了,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这样的情景,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
但都是在梦里。
亚诺对她最亲近的时候,无非就是大手在她头顶上揉下,像是长辈对晚辈似的。
他说的对,他对她从来都没有过男女间的感情!
本来就不是自己的,强求不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