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张妈笑着去关舱门,边走边安慰她:“您放心,甲板上全是我们的人,那些歹徒是到不了……“
“咣!”
舱门突然被一脚踹开,张妈被厚重的铁舱门砸中额头,直接晕过去。
“张妈,张妈!”时莜萱挺着大肚子过去,准备查看她伤势。
一座铁塔般的男人挡在面前,她连退几步:“你赶紧逃走吧,趁现在没人发现。”
她认出这男人了——海盗头子!
他是怎么躲开甲板上那么多人的耳目,跑到船舱里的?
时莜萱没时间想,因为男人用枪顶着她凸起的肚子:“你当老子傻?”
“老子好不容易到这来,就是奔你来的,我往哪逃?”
……
盛翰鈺和王勇在跟海盗们激烈交火,眼看他们就要赢了,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喊:“住手,给你们手里的武器都扔到对面船上去。”
“做梦……”
王勇回头,立刻停火。
大喊:“住手,都住手。”
海盗头子拿时莜萱当人质拦在前面,蒲扇般的大手掐着她颈动脉,另一只手拿枪抵在她肚子上。
再一次对大家命令:“都给枪扔到对面船上去。”
王勇率先扔下武器,举起双手对海盗头子道:“你别伤害我大嫂,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什么,你给人放了。”
海盗头子没搭理他。
狞笑着对盛翰鈺道:“行啊小子,真有你的啊,有个怀孕的媳妇还要娶我们R国的姑娘,好事都让你占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
盛翰鈺:“你给她放了,我就教你。”
“哈哈哈哈哈……”
他发出一连串的狂笑,声音难听的很,像是金属刮在玻璃上一样刺耳!
“亚诺,你们江州人是不是都心眼多,当别人是傻子呀,啊?我给她放了你们立刻就能给我打成筛子。”
“你要怎么样才能放人?”盛翰鈺盯着海盗头子,神色冷静,心里却隐隐在做痛。
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自己特别在意面前的女人,他手心已经出汗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当初亚菲被掠走,他也只是愤怒,生气,而没有这种心被别人攥在手里的感觉。
“你们给我钱。”
海盗头子简单粗暴,却也是个痛快人。
他提出要求,让盛翰鈺给当初朱恨江从岛上弄走的钱和珠宝都还给自己。
他可是海盗啊,没有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道理。
自己带人辛辛苦苦杀人越货,然后用脑袋换来的辛苦钱被人截胡了?
不行。
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他以后在这一片海域就不能混了。
海盗头子还挺要面子。
盛翰鈺道:“我不知道什么珠宝,没看见。”
那笔钱已经作为抚恤金发给村民了,根本拿不出来。
“不可能,朱恨江说钱都被你拿走了!”海盗头子瞪圆眼睛,对盛翰鈺嚷嚷。
朱一文居然没死。
盛翰鈺道:“他偷了你钱,他的话你还敢信?智商真是感人。”
时莜萱插嘴:“你还是回去看看吧,那个人狡诈多端,说不定现在已经用偷你的钱,买通你手下逃跑了。”
海盗头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