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盛翰鈺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有人欺骗他,没有之一。
但他现在居然被俩个女人耍的团团转。
亚菲并没有注意到他太过淡定,有什么不妥。
她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反反复复,不停絮叨不能失去亚诺,如果他走了,她就去死!
“要死你就去死好了,活着也是丢人现眼!”亚菲头顶突然传来一声怒喝,但呵斥她的人不是亚诺,而是老亚头。
女儿这些天的表现,老亚头都看在眼里。
平时也就罢了,今天晚上她居然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这是老亚头没想到,也万万不能接受的。
老头一辈子虽然没见过多大世面,很多时候也护犊子,不过大是大非的时候能分清谁对谁错。
既然已经定好“公平竞争”了,半路反悔甚至还要害人性命,这种事情老亚头忍不了!
他很生气,劈头盖脸给女儿骂一通。
骂她眼里除了亚诺就没有任何人,活的已经没有自我,也没有家人。
亚母要不是为她也不会死,但母亲的死不能没有让她警醒,还变的更过分了……
老亚头骂了许久,骂够了才想起来去看看时莜萱还活着没?
还有没有能救回来的可能!
跑到时莜萱房间,被子上已经被“血水”染红大半,甚至连地板都染红了,看着就触目惊心。
不过掀开被子——里面却没有人!
只有用枕头和衣服摆出的一个人型,衣服里包着几个巨大的鱼泡,鱼泡里放的是什么已经无所谓了,反正不是人。
老亚头长长松口气,有种劫后重生的感觉。
他第一次觉得那女人心眼多也不是什么坏事,起码能保护自己,也让女儿没有因为一时糊涂就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亚菲跌坐在地上,她被耍了。
亚诺冷冷的看了亚菲一样,目光中没有以往的温度。
但他没发火,只是亚菲跟他来,说有话要跟她说。
俩人到海边,坐在沙滩上。
一轮弯月挂在天上,皎洁的月光在海边投下一片清冷。
亚诺率先打破沉寂,开口就给亚菲打入地狱:“亚菲,其实我一直都当你是妹妹,我对你从来没有过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感觉。”
亚菲浑身不自觉颤抖下,幽幽道:“你对她有那种感觉是吗?”
亚诺沉默,犹豫了几秒钟先是点头,然后又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和她在一起很愉快,很亲切。”
什么都不用说了,只是这两句就足以表明亚诺的态度。
她知道自己输了,输的很彻底。
亚菲开始流泪,为自己失去的爱情。
亚诺递给她手帕擦眼泪,手帕上绣着兰花,是亚菲专门给他绣的。
这条手帕还是他刚到海岛的时候,亚菲给他绣的。
当时他头上受了很严重的伤,不能起床,连吃饭都需要躺着,被人喂到嘴里。
是在亚菲和亚母的精心照顾下,他才能活下来!
他为渔村,为亚家所做的一切,虽然是报恩,但也是心甘情愿这么做。
亚诺只是没想到亚菲会爱上他,他其实一直都当亚菲是妹妹。
如果只是亲人该多好,他们一定会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而不是像现在这副样子。
他决定离开了。
虽然盛翰鈺现在还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但他已经跟以前的朋友和亲人们通过电话和视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