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罪恶的种子一旦在心里种下,很容易就生根发芽长大。
……
又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亚菲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张妈不在,房间里只有时莜萱自己。
她觉得老天又给了自己机会,这次一定要抓住,如果错过这次,也许她就永远都要失去亚诺了。
这两天亚诺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话也越来越多,但都跟她没关系,全是对着时莜萱才会这样子。
甚至他还主动问时莜萱一些以前的事情,对以前虽然还是想不起来,但头疼的频率是越来越小!
所有这一切,对时莜萱来说都是往好的方面发展,但对亚菲恰好相反。
她认为时莜萱抢走自己的一切,如果没有她出现,渔村就不会和海盗结仇,自己也不会在新婚那天被海盗掠走。
亚菲越想越恨,终于她下定决心,从床上爬起来,再次给那把匕首握在手里。
时莜萱,你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应该到这来吧。
她换上一身黑衣服,又用黑布蒙上面,脚穿一双轻便的自做布鞋,踩在地板上一点声音都没有。
亚菲蹑手蹑脚离开房间,走廊里死寂,安静的让她心里发慌。
从小到大,亚菲连鸡都不敢杀,现在要杀人,她也害怕。
但害怕并没有阻挡她要除掉时莜萱的决心,只有除掉她,自己才能长长久久和亚诺在一起!
到时莜萱房门前,她从头上拨下一枚细长发卡,伸进锁眼捅了几下,门锁发出轻微的“咔哒”声。
亚菲手握在门把手上轻轻往下按,向里面推——门开了。
她站在门口向里面观望,房间里拉着窗帘,看的不是很真切,但仍能从朦胧的黑影中看出床上的人蒙头大睡。
亚菲走到床边,双手举起匕首狠狠刺下去——“噗”液体喷了一脸,黏糊糊的还带着一股血腥味。
得手了,得赶紧走。
她甚至都忘了再补几刀就匆匆离开房间,但刚走到客厅,客厅的灯突然亮了!
亚诺端坐在沙发上,问:“大半夜你怎么这身打扮?”
亚菲惊慌道:“啊?啊……我,我去厕所。”
话说完她差点当场扇自己两记耳光。
别墅的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洗手间,去厕所根本用不着离开自己屋子。
果然,亚诺问:“去厕所你为什么要往那边走?还穿的这么奇怪……”
亚菲顺着他话头往自己身上看,这一看更是吓的不得了,自己身上全都是血!
一定是刚才扎下去那一刀溅到的,这可怎么办好?
根本解释不了了。
亚菲给心一横,干脆承认了:“哥,我给时莜萱杀了!”
“是吗,怎么杀的?”亚诺好像并不意外。
亚菲没发现亚诺不对劲的地方,突然崩溃大哭,给一切都交代了:“哥,我想嫁给你,我和时莜萱有个约定,如果一个月之内你选择我,她就走。”
“但这一个月之内,你要是选择她,我就要放你离开……呜呜呜,我不想让你走,哥,我离不开你,我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因为你在,如果你走了我就只能去死……”
亚诺不知不觉皱起眉头。
他被当成赌注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