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亚诺和时然视频,聊起来就没完。
血缘关系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哪怕脑子里一点印象都没有,见面仍然亲切。
亚诺少言寡语,但时然是个话唠。
小姑娘是不会冷场的,她每天和亚诺讲故事,讲的都是以前爸爸和自己的故事。
包括男扮女装去幼儿园,在小区楼下放烟花,说的都是这些轻松愉快的事情,盛翰鈺不用刻意去想,就不会头疼。
时然聊完也会镜头转给小姨,小姨给他讲小时候的事情。
虽然他什么都想不起来,没有印象,但亚诺愿意听。
小姨加了他微信,然后简宜宁,盛泽融……朋友们都开始主动联系他。
亚菲发现了,她开始恐慌。
最开始的担心,正在慢慢变成现实。
亚诺和以前的朋友联系的越多,也就意味着离她越远!
她试图展示自己优势,刷存在感。
亚菲不眠不休给自己闷在房间里一天,做了一双手工布鞋,当着时莜萱的面递给亚诺:“哥,我连夜给你做的,你试试合脚吗?”
亚诺试了,确实合脚。
他夸赞:“嗯,很不错,穿着挺舒服的。“
亚菲瞟时莜萱一眼,还没来得及得意,亚诺又一句话给她直接打入地狱:“你要是有时间给她也做一双,我看她穿的鞋子没有你做的合脚。”
亚菲笑容僵在脸上,没吱声。
时莜萱心里都快笑死了,翰鈺这个钢铁直男知道不知道这样说话有多伤人?
但她不介意让亚菲更伤一点。
于是巧笑嫣然,对亚菲道:“那就辛苦你了哦,谢谢。”
亚菲一声不吭转身离开。
当然她不会给时莜萱做鞋,时莜萱也不稀罕。
亚菲不死心,亲自做了好吃的饭菜给亚诺送到村部去,但亚诺却和时莜萱一起分享!
嫉妒让亚诺扭曲了灵魂,她决定除掉时莜萱。
这天半夜。
亚菲像是幽灵般无声到时莜萱门前,轻轻敲几下:“笃笃笃”。
门开了,张妈披着衣服不悦的站在门口:“亚小姐,有事?”
“你怎么在这?”亚菲急忙给手背到身后去,匕首藏到袖子里。
张妈警惕的看她一眼,话里有话:“现在不怎么太平,我在这保护大少奶奶,你有事吗?”
“啊,没事。”亚菲道。
张妈:“大半夜敲门还没事,你到底想干嘛?”
“我不想干什么,就是睡不着想找时莜萱聊天。”亚菲撒谎的本事不是很高明,结结巴巴。
门口说话声,给时莜萱吵醒了。
她让亚菲进来,不是想聊天嘛,那就聊呗。
结果她又连声推辞,说是不想聊了,逃也似的走掉。
匕首虽然藏在袖子里,但在昏黄的壁灯下闪过清冷的光,被张妈看出来了。
她关上门。
对时莜萱道:“大少奶奶,我们不能住在这里了,那个亚菲想要害您,她袖子里藏着匕首。”
只是说着,张妈就惊出一身冷汗。
这是今晚她在,如果她不在呢?
后果不堪设想。
……
第二天亚菲忐忑不安,不过一天下来她见时莜萱还是跟往常一样,并没有反常的情况出现,也没有和亚诺说什么,于是就渐渐放下心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