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这件事是两边人的约定,不能告诉亚诺,要保密。
老亚头离开,张妈埋怨她:“大少奶奶,您就是太心善了,公平竞争什么啊?您和大少爷是合法夫妻,又有儿有女,那个女人凭什么跟你竞争?根本就没这个必要。”
时莜萱苦笑:“我不知道没必要吗?但现在他不记得我们怎么办?就算我用责任强行让他跟我们回去,他的心也留在这里了。”
张妈这才不说话,大少奶奶说的有道理。
时莜萱住进渔村,一栋独立的二层小别墅,是老亚头专门给她安排的。
表面看没亏待她,别墅里所有的物品全是新的,一应俱全,并且还没有住过人。
但是离亚诺住的地方远的很,如果只靠步行一个小时都到不了。
说好的公平竞争呢?
老头使诈。
但这点小心眼在时莜萱这根本不够看,她痛快给个人生活用品搬进别墅,然后到村部安营扎寨了!
盛翰鈺是工作狂,失忆后成了亚诺也是。
他每天天不亮到村部工作,一忙就是一天,要到半夜才能回去休息。
时莜萱开始在村部的时候,还受到质疑。
但很快,村里人发现她主意是真多,并且总是能出奇制胜,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渐渐的时莜萱留在村部,人们不只不会说什么,甚至还很欢迎。
亚诺对时莜萱也另眼相看,还让她在累的时候到自己休息室休息。
晚上太晚了就送她回去。
张妈做好宵夜,亚诺也会吃过以后再回去。
一个星期后,亚菲受不了了。
她主动找到时莜萱,要给她换住处,说时莜萱利用自己住的位置偏远为理由,霸占亚诺不放!
这样对她不公平。
时莜萱微笑:“行,那你说我住到哪去?”
亚菲:“搬来和我一起住,而且你不许到村部去,村部是男人们待的地方,女人不能去。”
时莜萱冷笑:“我又不是你们村的女人,凭什么守你们的规矩?”
“再说我已经去村部一个星期了,也没人告诉我女人不能去,你说不能就不能?我凭啥听你的?”
亚菲:……
她从来不知道时莜萱这样伶牙俐齿。
也说不过她,于是就强烈要求时莜萱和自己住一起。
这样每天就免了亚诺送她回去,俩人单独相处的时间。
时莜萱“搬家”了。
从独门独户的小别墅,搬到亚菲家里,距离盛翰鈺就更近了。
村部有工作要忙,没什么时间说私事。
但从村部回到家就不一样,时莜萱打开微信和女儿视频。
时然甜美的小脸出现在镜头里,没聊几句就问:“妈妈,亚诺呢?”
时莜萱让时然不叫爸爸,叫名字。
不是要“公平竞争”嘛,利用身份优势就不公平了。
虽然亚菲和老亚头并没有这样要求,但时莜萱就是想让他们知道——不管怎么竞争,自己都会是最后的赢家!
“亚诺,亚诺,时然要跟你说话,你要说吗?”
“嗯,要的。”
亚菲给亚诺做了一身新衣服,刚递给他,准备一天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时莜萱一句话叫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