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

每当有人这样说,俩人都要怼回去:“他没答应,老太太说完就去世了,当时我们都在。”
当时亚诺确实没等答应,亚母就咽下最后一口气。
丧事结束。
王勇和老七当即就要给盛翰鈺带回来,准备离开渔村。
但遭到大家一致反对,就连盛翰鈺也不同意。
他不同意离开,不是要和亚菲继续婚礼。
而是这次遭遇海盗,渔村损失严重,士气低下,他不能现在走。
亚母去世是因为悲伤过度,但还有几名渔村的年轻后生在战斗中牺牲了,另外受伤的人还有不少。
死的人,丧事一起办了,但对死难家属的抚恤金,和伤员后续的生活问题,都要落实到实处。
……
游轮。
王勇和老七回来了。
果然和时莜萱猜想的一样,他们没能给盛翰鈺带回来,老亚头却跟上来了。
老头是来见时莜萱的,不过见面二话不说,跪下就磕头,让时莜萱十分无语。
这老头磕头上瘾是吧?
还专门在大庭广众下下跪磕头,干嘛呀,道德绑架?
时莜萱这次没躲,大喇喇的端坐在椅子上,受他跪拜。
反正也不是自己长辈,不会遭报应。
时莜萱的表现,反而让老亚头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好了。
面前这个大肚子女人,在他印象中就是养在深闺,养尊处优的富家太太。
这样的女人往往都有个特点——容易心软!
所以他今天才会上来下跪求她,求她不要给自己丈夫带回去,将亚诺给他们留下。
本来他的计划是,他下跪,时莜萱立刻就会给他扶起来,然后问他想要什么,他就顺理成章提出请求。
他也想到了,开始时莜萱一定不会立刻答应他,他就给准备好的说辞说出来,女人都是心软的,最后她一定会答应自己请求!
但现在,开头就不对劲。
不过已经开始了,就算感觉不对劲,也要硬着头皮撑下去。
“咚咚咚——”
老亚头,头磕在地板上,给地板磕的“咚咚”响。
时莜萱面不改色心不跳,大大方方受着。
一连磕了十几个,老亚头额头都磕破皮了,时莜萱也没叫停,他自己停止。
“夫人,我想求您点事……”老亚头讪讪开口。
时莜萱打断他的话:“等会儿,你给话说清楚,是有事求我,还是要挟我?”
老亚头:……
这让他怎么回答?
他考虑下,回道:“是求您,怎么能是要挟呢。”
“哦!”
时莜萱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微笑道:“原来你们村求人是这样子的啊,行这么大的礼,这要是在我们那,你刚才的样子就是要挟人了……”
“我们那里求人都是直接说事情的,或者送点礼物也行,表示诚意嘛。”
“还真没有二话不说直接下跪的……不对,也有,乞丐或者讨账的才会这样做,乞丐我不用跟你解释了吧?你知道是什么意思。”
“讨账的这样做就很有意思了,道德绑架嘛,人们都愿意同情弱者,一看都给人逼到下跪了,大家就都会谴责这个欠账的人,你来就下跪磕头,都给我吓懵了呢,我想我也不欠你的啊……”
老亚头老脸一红,现在要是地板上有条缝,他就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