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四周开始有鲨鱼出入。
白色的鱼鳍在碧绿的水面上泛着幽幽的光,一条,两条,三条……
越来越多。
亚诺心无旁骛,紧紧盯着朱一文不放。
朱一文开始慌了。
首先,他没想到盛翰鈺会真的追上来。
然后,他也没想到两艘快艇会距离这样近!
现在他吹哨子,也就等于给盛翰鈺救了,但不吹哨子,自己也跑不出去,两难。
俩人距离越来越近,近的喊话都能听得见。
“亚诺,你的新娘被海盗头子睡了,你不去找他报仇紧追着我干啥?”朱一文浑身都是坏心眼,专挑最扎心的说。
“咣!”
回答他的是一声猛烈的撞击。
快艇剧烈颠簸下,差点给朱一文颠出去。
他吓了一身冷汗,脸色煞白。
“疯子,恼羞成怒了。”
朱一文嘟囔着不敢再激怒盛翰鈺,他眼珠一转,又有了主意。
“亚诺,你想知道你是谁吗?”
“你从哪里来?父母是谁?家里还有什么人,我都可以告诉你啊……”
海岛上,亚菲忏悔的时候,被他偷听到了。
于是朱一文知道盛翰鈺还不知道自己身份,这是个机会,他想利用下。
“不用你说,我都知道了。”
“咣!”亚诺的快艇又狠狠撞了一下,惊的朱一文魂都差点飞了。
他开始后悔了,后悔不应该开进鲨鱼湾!
“鳅,鳅——”
他顾不得许多,拼命吹响哨子,四周的鲨鱼纷纷逃窜,离他们远了不少。
“我投降,你放过我,我全部的钱都给你。”朱一文拎起身边沉甸甸的袋子,打开让亚诺看。
里面满满都是钻石和珠宝,还有不少现金。
都是他从岛上偷来的。
“哥,你千万不能心软,这个人叫朱一文,他最坏,你失忆就是他害的。”王勇在游轮上拒稿临下喊。
朱一文拼命摇晃双手,连声辩驳:“不对不对,亚诺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游轮上那个男人才是坏人,他一直都想谋夺你家产,还看上你媳妇……”
如果这段话是朱一文最开始说的,说不定亚诺就相信了。
但这番话最开始亚菲说过,已经被老亚头揭穿谎言,现在朱一文再说,亚诺一丁点都不会信。
何况这个人跟海盗是一伙的,昨天不只说谎骗他,还从他背后打黑枪……
亚诺开足油门,快艇后退,然后全力冲上去——“咣”!
一声巨响,朱一文被从快艇上撞飞,飞落到海里。
“救……”
一群鲨鱼悄无声息围过去,很快海水红了一片!
亚诺被拉上游轮,那只朱一文用命抢出来的,装满钱和珠宝的袋子也被带到游轮上。
王勇告诉亚诺:“哥,亚菲已经被救回来了,但是海盗跑了。”
“嗯,人救回来就好。”
游轮再次返航,回到渔村的时候,岸上静悄悄的,一个年轻人在翘首以盼。
……
村里人都聚在亚菲家,亚菲母亲要不行了。
亚菲被送回家就给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
连父母都不见。
女儿被海盗掠走了,她可能遭遇什么,就算不说老太太也能猜的到。
母亲怕她想不开,想劝劝她。
“菲儿开门,菲儿我是妈妈呀,你给门打开,妈妈进去陪着你好不好……”
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像没有人似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