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海盗船。
船上在开庆功会。
这次的收获足够他们丰衣足食吃三四年不愁,虽然损失了一些人,但是跟收获比起来并不算什么。
船长醉醺醺拎着一瓶XO到军师面前:“朱,朱先生,你怎么不喝酒?”
军师和船上的人都不一样,不抽烟不喝酒,也不玩女人。
军师转过头:“我在想,那艘警告我们离开的船到底是不是军舰?”
“哈哈哈哈哈哈哈……”
海盗头子发出一阵爆笑,他认为自己军师不喝酒,脑子也没有自己清爽。
他大着舌头:“不,不是军舰,能,敢管我们的闲事?借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朱先生你想多了。”
军师姓朱,叫朱恨江。
是五个月前他从海上劫来的,或者也可以说是捡来的。
当时他们登上那艘小快艇的时候根本就没遭到反抗,艇上只剩下两个人,全都奄奄一息。
朱恨江看见海盗船不只不害怕,还提出自己要带钱入伙,只要他们给另一个人丢进海里喂鱼就行了。
这种条件根本就不是事,另外一个人头上全是血,就是不丢进海里,看那样子也活不长。
长痛不如短痛,他们给人抛进大海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于是那个重伤的男人被抛进大海,他们带着朱恨江回到船上。
本来海盗头子并没想留下他,只想着能不能用他换来更多的赎金。
但朱恨江到海盗船上,接连给他出了几个“好主意”让海盗们赚到比平时多几倍的钱。
甚至还有一次,他们差点被海警抓到,千钧一发的时候朱恨江出了个金蝉脱壳的好主意,让大家化险为夷。
海盗头子从次对他就信任的不得了,什么都听他的,朱恨江也从备胎人质一跃成为海盗船上的骨干,军师!
现在军师觉得军舰上的喊声是假的,海盗头子笑过后,也觉得有道理!
道理很简单——他们并没有看见军舰,只是听到喊声了。
而且“军舰”也没有像是往常那样报出国籍和番号。
“去,出去打听下半月湾那片海域这几天有演戏没?”
手下小喽啰答应着离开,不多时回来:“老大,我们上当了,那片海域根本没有军演,当时对我们喊话的是一艘渔船,叫阿诺号。”
“啊!混蛋。”
海盗头子暴怒,“咣”给酒瓶子狠狠砸在地上。
他瞪着通红的眼睛,咬牙切齿:“阿诺号,我一定要给你们撕成碎片!”
按照他的性格,当即就要召集人手去海上找阿诺号报仇。
但被朱恨江阻止:“老大,您消消火气,我们刚在上一次行动中吃了大亏,再不能冲动行事了啊。”
“那你说怎么办?让我给这口气咽下?不可能。”
朱恨江道:“老大,我可没说不让你报仇,不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们并不知道阿诺号上有多少个人,多少武器,贸然只怕会吃大亏,不如这样……”
他在老大耳边低声说了自己的计划,还真不是一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老大脸上的怒容逐渐消失,笑容渐渐挂在脸上,连连点头:“好好好,就按你说的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