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

金家老夫人并没有留下。
主要是房子太小了,住不下!
加上简夫人太热情,一定要让亲家住在自己家里,盛情难却。
简夫人是心虚,她担心时莜萱和金家老夫人说些她不想听到的话,再给婚事搅合了。
她多虑了,时莜萱什么都没说。
……
这天时然放学,没有像往常一样过来趴在妈妈肚子上和“弟弟”说话。
而是低着头,匆匆扔下一句:“妈妈我去写作业了,就回了房间。”
接时然放学的方姐也不太对劲,连招呼都没打就去厨房了,而且进去就不出来。
半小时后。
时然还在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时莜萱敲门:“笃笃”。
“然然开门。”
“我写作业呢,妈妈您去休息吧,别打扰我。”
时莜萱:……
不对劲。
这孩子是不是当她傻?
她放学回家什么时候写过这么长时间的作业?
时然平时总是吐槽学前班的课程太简单,就是进了火箭班也是如此。
老师留的作业,十分钟内必完成,还是边写边玩!
“开门,我有话对你说。”
时然闷声:“您就在外面说吧。”
“开门,痛快的。”
女儿越是不开门,她就越觉得不对劲。
“等下啊,妈妈您等一会儿。”
房间里开始有声音了,“乒乒乓乓”,不知道她在捣什么鬼。
终于,门被打开——呵呵!
“你干什么呢?跟我玩蒙面人的游戏吗?”时莜萱伸手去解女儿头上的床单!
这孩子给床单揭下来蒙头上了,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
“别解开,我感冒了,别传染给您。”小姑娘伸手阻挡,还给出理由。
只是这理由一点都不完美,感冒不吃药,却给自己包起来?
没听说过。
“给床单拿下来,让我看看你脸怎么了?时然我警告你别跟我耍花招,你玩这些都是我玩剩下的。”
时莜萱没说谎,当年她为了不被时雨珂欺负的太惨,每天都想各种各样的办法对付他,这招确实是她玩剩下的。
时然:……
小姑娘没办法,只好给床单一圈圈解开,但仍然低着头。
“抬头。”
时然不情不愿抬起头,尽管时莜萱已经有心理准备,还是被女儿的样子吓一跳!
“天呐!这是怎么回事?”
小姑娘脸上三道划痕,一看就是指甲划过的痕迹,另外嘴角也微肿。
不过伤的并不重,自己在家上药就行。
时莜萱给医药箱拿来,从里面拿出药膏,边给她涂药边问她和谁打架了?因为什么打架?
“没打架,是放学的时候不小心撞墙上了……”时然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没等说完,声音就消失不见了。
什么破理由,编的自己都不信。
时莜萱盯着她,冷冷吐出三个字:“说实话。”
“对不起,妈妈我错了。”小姑娘道歉。
她以前答应过爸爸妈妈,不和同学,尤其是男同学打架,但今天确实没忍住。
女儿现在很懂事,她不会无缘无故和人打架。
时莜萱决定先给事情弄清楚,于是道:“你先不要道歉,先和妈妈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先动的手。”
小姑娘突然“哇——”一声就哭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