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开始他们跑的很快,仗着对这片海域熟悉,加上夜幕掩护,很快就甩开追兵,但没等高兴多久却发现一个很严重的事情,快艇上油不够。
现在他们只能等,等碰上路过的渔船或者别的什么船,从他们船上买点油继续走。
所有人都又冷又饿,心情也很低落。
这些人像是惊弓之鸟,既希望立刻看见有船,好能早点结束这种担惊受怕的生活。
又担心看见有船开过来,却是来追他们的!
盛翰鈺头在跌倒的时候撞破了,现在还在出血,不过没有人给他包扎。
人们自身难保呢,谁也没心思顾他。
再说他会跌破头,是因为试图抢过朱一文的刀,却被保镖从后面打晕,才跌倒的。
都是因为盛翰鈺,他们才会落到这步田地。
若不是他,警察也不会摸上岛,害的他们现在仓皇逃窜。
朱一文真想一刀给盛翰鈺杀了,但最终理智还是战胜冲动。
盛翰鈺不能杀,得留着。
盛翰鈺是他们护身符,有人质在手,就算警察追上来也不敢给他们怎么样。
太阳一跃跳出海平线,金黄的太阳美极了。
但漂亮的日出根本没人欣赏,焦虑下已经开始有人挺不住了。
“我们不会死在海上吧?呜呜呜,我不想死,我女儿出生我还没看着呢,我要回去,我不想死……”
悲伤是很容易被感染的。
有一个人发牢骚,立刻就有人附和:“早知道我就应该留在家里,不出来打工,钱没赚几个却给命丢这了,太不划算。”
“谁说不是呢,我也想回家。”
朱一文眉头皱成疙瘩。
如果是以前,这些人怎么敢在他面前这样说话?
手下只要稍微露出点不满的情绪,就会被阿青狠狠教训一顿。
但现在制约他们的人不在了,于是大家敢在朱一文面前呲牙了。
朱一文现在开始后悔,后悔当时不应该一时冲动处决阿青。
阿青一定是被冤枉的,真正的“叛徒”另有别人。
他现在反应过来,不过已经晚了。
手下几个人越说越焦虑,甚至已经有人提议要投降!
“兄弟们,我们投降吧?让海警来救我们,大不了就是去监狱蹲几年,几年后出来还是一条好汉,总比在这等死强。”
“你敢?”
朱一文用枪指着他的头:“再说一句试试?我立刻打爆你头。”
“老大我错了,我不说了,不说了。”
这人虽然当面服软,但已经萌生投降的想法,就轻易不会褪去。
他偷偷拿出电话,拨号……
“砰!”
朱一文吹下枪口冒出的青烟,让人给尸体抛到海里。
他冷冷对剩下的人道:“你们都看见了,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现在给你们的电话全都丢海里去,全部。”
尽管不情愿,但没有人愿意被枪爆头,于是一个个都拿出电话,丢进大海里。
朱一文为了安抚大家情绪,站在船头发表一篇演说:“大家放心,你们跟着我朱一文绝对不会错,虽然我们现在有点暂时性的困难,但这困难很快就会过去。”
“我在这承诺给你们,等安全了每人奖金一千万,然后是继续跟着我还是离开,全凭自己做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