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

飞鹰做事心狠手辣,而且不会跟人讨价还价。
哄了半天,小姑娘终于半信半疑道:“你能保证一定会好好的回来吗?”
“能。”
时莜萱回答的很痛快。
于是时然转身对爸爸道:“爸爸,你跟妈妈一起去吧,我和奶奶住,你得保护妈妈,她自己在外面,我不放心。”
像个小大人。
时莜萱眼泪下来了,根本控制不住。
别看没事的时候,母女俩像是斗鸡一样没有片刻的清闲。
但真到关键时刻,小姑娘还是最在乎妈妈。
“嗯,我保证一定保护好你妈妈。”盛翰鈺郑重其事点头,比答应任何事都郑重。
时然同时伸出左右手的小拇指:拉钩。”
“拉钩。”
“拉钩。”
三口人一起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小狗!”
看在大家眼里,有些心酸。
时莜萱要和盛翰鈺去米国,没给真相告诉小姨,只是让她看几天孩子,俩人说要去米国谈笔生意。
小姨欣然应允。
盛翰鈺没改口,还是叫小姨,主要是这样的称呼习惯了。
简怡心和盛泽融也跟着一起去,人多不一定力量大,但多个人商量总是好的。
其实云哲浩俩口子也想跟着一起,被盛翰鈺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很充分——他们都走了,家里怎么办?
家里必须留人,公司和几家老人都要照顾到,没有两个自己人还真不行。
最后云哲浩留下。
一行人到机场,准备登机的时候,简夫人匆匆跑过来,跑的气喘吁吁。
她从包里拿出一只护身符,双手送到时莜萱面前,恳求她戴上,这是她到庙里特意为时莜萱求的。
时莜萱当着简夫人的面戴在脖子上,她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本来简家老俩口也想跟着一起来,但被几个人强烈拒绝了。
关心则乱。
他们跟着一点忙都帮不上,还有可能帮倒忙。
简夫人从来到走,盛翰鈺始终面无表情,连不屑一顾都没有,其实这才是真正的不屑一顾。
临时抱佛脚,有难才想起送护身符,他一点都不感动。
“摘了吧,什么破玩意。”上飞机他就让时莜萱给护身符摘了,简怡心还在呢,一点面子都不给留。
“我不!”
时莜萱不摘,还很宝贝的塞到衣服里,贴身戴着。
“这是我第一次收到护身符呢,它会保佑我的。”
简怡心感激的连看她好几眼,但什么都没说。
这时候任何话语都显得苍白。
飞机落地,来接机的除了简宜宁秘书,其余的人大家都不认识。
站在前面的是两名三十岁左右的华裔男士,俩人亮出警官证,自我介绍是国际警察,专门负责这个案子。
另外还有一对老夫妻,头发银白,气度不凡,看见时莜萱竟然愣住了!
老妇激动上前,抓住时莜萱的手:“婉儿,婉儿你是怎么出来的?”
婉儿?
时莜萱礼貌的笑笑:“老夫人,您认错人了,我不是婉儿,我也不认识您。”
秘书急忙介绍:“您是时董事长吧?我给您介绍下,这俩位是金老爷子,金老夫人,简董事长女朋友金婉儿的爷爷奶奶。”
虽然话很绕口,但意思表达的挺清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