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电梯打开,时然第一个蹦蹦跳跳出去。
突然,从旁边“嗖”的蹿出一个人来,对着孩子就冲过去了。
“然然躲开。”时莜萱高声喊着。
盛翰鈺动作却比她声音还快,时莜萱话音没落,他已经冲出去给女儿护在身后:“你是怎么出来的?回去。”
突然冲出来的人是王颖芝。
她是如法炮制,像上次一样用安眠药给保镖放倒了出来的。
王颖芝见到盛翰鈺就想哭:“儿子,妈妈活不下去了,你要给我做主啊……”
基本这种方式开头,不哭个十分二十分钟没完。
盛翰鈺对时莜萱道:“你带然然回去,我去去就来。”
说完拽着王颖芝胳膊往电梯拖:“走,我们出去说。”
但是她不走。
王颖芝一只胳膊被盛翰鈺拽着,另一只手死死扒着墙壁不放:“我不走,我是来看我儿媳妇和孙女的,她俩还没给我拜年呢……”
时莜萱都被气笑了,这女人一辈子都拎不清是吗?
这理由也太烂了。
上次就是王颖芝来闹一场,吓的孩子半夜高烧。
她也是因此才被保镖看管,难道心里就一点数没有?还想让时莜萱和时然给她拜年?
做梦。
“然然我们走。”
时莜萱护着然然,快速从另一边到家门口,开门进屋“咣”给大门关上。
“妈妈,外面那人是奶奶吗?”
“不是。”
时莜萱立即否认。
时然歪着小脑袋问:“为什么不是?她说是爸爸的妈妈,上次爷爷来也说她是奶奶,怎么你说不是?”
时莜萱:……
这孩子太喜欢刨根问底,什么事情都要弄出个子丑寅卯。
但她不能什么都和孩子说,尤其还是未经过证明的事情。
只是凭爸爸讲的一个几十年前的吵架,并不能就证明盛翰鈺不是王颖芝亲生的。
时莜萱道:“没错,她是爸爸的妈妈,但跟你没关系,奶奶这个词是敬语,她那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尊重,所以我们不要搭理她,也用不着叫她奶奶。”
“哦,这样啊,我知道啦。”
时然蹦蹦跳跳回房间。
上次这老女人对她和妈妈恶毒的诅咒,她还全记的。
时然对王颖芝同样一点好印象都没有,只是她不明白一件事,如果这个人和她们是亲戚关系,是不是不喜欢也要尊敬她?
但现在妈妈说不用,那就不用。
……
王颖芝到底被拖进电梯里。
电梯下行,她本来想利用孙女道德绑架儿子的想法落空,瞬间又变得可怜兮兮。
央求盛翰鈺跟她回去,给她做主,因为盛江这次吃了秤砣铁了心——要跟她离婚!
盛翰鈺给王颖芝带到车库,坐进车里这才道:“他为什么要跟你离婚?”
王颖芝以为儿子要给自己做主了,立刻大肆开始数落盛江的种种“罪行”!
“他嫌我老了,看不上我,想在外面找小的呗,就想跟我离婚。”
“你爸爸人老心不老,你别被他平时老实巴交的样子给骗了,其实他蔫坏,我俩的财产他一分钱都不想留给你,成天自己出去乱花钱,养小狐狸精,钱都给别人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