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盛翰鈺双手握住女儿肩膀,很认真对她道:“然然,你说的不对,女人不需要宽容,吃醋是对的,妈妈吃醋爸爸很高兴,因为这是妈妈爱爸爸的表现,如果别的女人对爸爸好,你妈妈连醋都不吃,爸爸也不会高兴。”
时然:“为什么呢?国学课上说女人要宽容大气才显得有格局,不能什么都管,什么事情都吃醋……那样的女人小肚鸡肠。”
盛翰鈺真想给说这些话的人嘴撕烂。
宽容大气是没错,有格局更没错,但得分在什么事情上啊!
对老公根本用不着这个词。
女人深爱男人的表达方式就是——欺负他,欺负他,使劲欺负他。
什么吃醋,撒娇,不讲理都是正常的。
家是什么。
家是讲情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
盛翰鈺决定,要渐渐的给这些“理念”都灌输给女儿,而且学校的国学课要换人讲!
有的人借着国学,礼义廉耻的名义,传播的却是一些封建社会的糟粕,坚决零容忍。
时莜萱突然道:“翰鈺,我们去领结婚证吧,现在就去。”
嗯?
盛翰鈺没反应过来,道:“民政局明天才上班,今天没人办公啊。”
她没吱声,而是坐到沙发上用遥控器打开电视:“我饿了,你去做饭。”
“好。”
盛翰鈺刚准备去厨房,突然反应过来,转身回头质问:“不对,你刚才什么意思?是不是都到这时候了还做着随时离开我的准备?”
时莜萱恐怕是没想和他领结婚证,只想办场婚礼,然后住在一起就算了。
他猜对了。
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时莜萱就是这么想的,结婚证对她来说是束缚。
虽然她才二十多岁,但已经拥有过两本结婚证,都没有好下场。
这次她虽然决定和盛翰鈺复合,也不想再领一个没用的本子,除了被束缚,什么用都没有。
但婚礼就不一样了,没有任何一个年轻的女孩不憧憬婚礼,不憧憬自己穿上婚纱的样子。
时莜萱也憧憬过。
而且有场婚礼,以后时然出去说爸爸妈妈的时候也名正言顺一些。
现在心思被揭穿,她也没否认。
很坦率就承认了:“嗯。”
盛翰鈺:……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开导女儿,结果却发现时莜萱心里的真实想法。
“为什么?”
他生气了,真的很生气。
难道俩人一起经历过这么多的风风雨雨还不够吗?
盛翰鈺自问已经给心掏出来放到时莜萱面前,她却还对自己留一手,怎么都想不通。
时莜萱:“不为什么,就是觉得那东西没什么用,不过一张纸而已,平时一点用没有,关键时刻就成大麻烦。”
她所谓的“大麻烦”就是指前两次离婚。
时莜萱和朱一文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没有任何夫妻之实,但离婚的时候还是很费劲,朱一文拒绝在协议书上签字,想一辈子都给她束缚住。
后来好不容易,才让他签字,费了好大的劲,时莜萱不想再来一次。
“行,我明白了。”
盛翰鈺抓起外套准备出门,不发火不代表他脾气好。
时莜萱又一次碰触他底线,这次他是真的很生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