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如果你发现你不是你妈生的,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名声重要还是血缘重要?
小姨为什么不生孩子?
盛翰鈺又不傻,他很快就敏锐的察觉到萱萱话里有话,却不动声色。
而三天后的晚上,俩人准备睡觉的时候,他却突然很严肃道:“你有秘密瞒着我,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没有啊,我没有事情瞒着你。”她不承认。
盛翰鈺给这几天,她所有的反常问题都一样样指出来,一个字都不带错的。
这下时莜萱无话可说。
她考虑一会儿,然后对他道:“我告诉你,你不能记恨我爸爸。”
盛翰鈺:……
他道:“我知道了,初二那天爸爸和你说什么了,放心吧,我永远不会记恨他,不管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都不会。”
于是时莜萱就给那天爸爸给她说的话,原原本本和盛翰鈺学一遍。
听完他也沉默了。
盛翰鈺虽然没说话,但实际上,他相信时禹城讲的事情。
时禹城从不说谎,王颖芝对自己……算了,不想也罢。
关灯睡觉,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
时莜萱从睡梦中醒来,伸手在身边划拉下,身边是空的,没有人。
盛翰鈺没在,他去哪了?
她很快清醒,坐起身先看床头柜,看看有没有留纸条,说“我去南方找小姨”或者“去问王颖芝真相这类的话。
然而并没有。
床头上没有纸条,只有一杯热牛奶,和往常一样。
她走出房间,厨房的排油烟机开着,于是到厨房——盛翰鈺果然在。
他身上围着时莜萱的花围裙,在灶台前忙碌,和平时一样。
砂锅冒着冉冉热气,海鲜粥的香味扑鼻而来。
砂锅旁边还摆着几样小菜,盛翰鈺正在用电饼铛烙西葫芦鸡蛋饼。
听到门口有动静,他回头看见时莜萱站在门口,微微笑下:“你醒了?既然醒了就劳烦您去给另一个小懒虫喊起来,准备吃饭,吃过饭我们还有活动。”
时莜萱没吱声,主要是一时没反应过来。
她在猜他是不是刻意掩饰内心悲伤?
因为太正常了啊,和平时一个样。
现在盛翰鈺的表现应该不正常才叫正常!
“行了,不要胡思乱想,快去叫女儿起床,我什么事都没有。”盛翰鈺道。
“得令,小的去叫女儿起床。”时莜萱扮个鬼脸,然后去女儿房间给仍然睡眼朦胧的女儿,从温暖的被窝里拎起来!
时然起床气很严重。
大清早就被妈妈从被窝里拎起来,她意见很大。
“妈妈我不要起床,我要睡懒觉,我讨厌你。”小姑娘试图给自己和被子融为一体,但没成功。
时莜萱给被子抱走,让她没有盖的。
她就趴在床上嚷:“妈妈我起不来,我的床不放过我……”
时莜萱又好气又好笑,多么拙劣的借口,却被时然说的理直气壮,一看就是平时欺负爸爸习惯了。
都是盛翰鈺给惯的毛病。
但她不惯着,被子直接扔地上,上前给女儿直接抱起来。
振振有词:“乖女儿我来帮你,我俩一齐和恶毒的床做斗争!”
时然:……
她不要!
抗议无效,小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