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好歹要能有落脚的地方啊。
打扫完,她到小姨房间门口,仔细听里面的动静,里面没动静。
很安静,安静的让人不安。
“小姨,我在客厅看电视,有事情您叫我。”时莜萱并不是真认为小姨能有事叫她。
只是在向里面传递一个讯息,告诉她自己留下来没走。
“放心吧,我不会想不开寻短见的。”
里面终于传出声音,还一如既往淡淡的。
说话就是好事,时莜萱表示放心,她不是担心小姨寻短见,就是想跟她一起住,聊聊天。
这个要求被拒绝了。
小姨表示不想聊天,只想静静。
如果她不走也行,当然这是时莜萱的自由,但请不要打扰她,她只想一个人呆着。
“好吧,您自己呆着,我就在外面啊。”时莜萱又强调一遍,然后悄悄搬张椅子守在门口,拿出手机刷起来。
……
盛翰鈺离开别墅。
路上就接到王颖芝电话,当然她用的还不是自己号码,而是盛江手机。
她自己的号码,打过一次被盛翰鈺拉黑一次。
“儿子,呜呜呜……”王颖芝开个头就开始哭。
他皱起眉头带上蓝牙,然后继续开车。
王颖芝只要是用哭开头,不先哭个十分二十分钟的热热身,根本没完。
他猜对了。
他回到公寓,王颖芝才哭完。
“儿子,你可要给妈妈做主啊,妈妈活不了了啊,这对挨千刀的狗男人给我老脸都丢尽了,我以后出门可怎么见人啊……”
盛翰鈺眉头都快皱成疙瘩了。
“你不出去说,没人会知道。”
他只是陈述个事实。
但听在王颖芝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
她觉得盛翰鈺是偏袒那对“狗男女”,甚至怀疑王颖好已经给那件事情对他讲了。
“儿子,你是不是听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说了什么?”
王颖芝开始给盛翰鈺洗脑:“你可不能听那个女人胡说八道,你被她表面的温柔蒙蔽了,那个女人假模假样最擅长伪装,她说的全都是谎话,都不是真的……”
盛翰鈺不耐烦:“你到底想说什么?一句话说重点。”
“你不能相信她说的话,那个女人不是好人。”这就是重点!
“她什么都没说,你放心吧。”
盛翰鈺挂断电话,习惯性的准备关机。
但又一想不对。
万一萱萱给他打电话呢?
还不能关机,于是给盛江的号码也拉到黑名单里。
……
天亮了。
别墅。
时莜萱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喝这么多咖啡——提神啊!
盛翰鈺在家里屯了太多黑咖啡,偏偏咖啡机附近找不到奶精和砂糖。
这给她苦的,人间疾苦大抵也不过如此。
一晚上她都竖着耳朵听房间里的动静,开始只是安静,天快亮的时候里面传出轻微的鼾声。
听见鼾声时莜萱才放心的去煮咖啡。
并且在煮完咖啡后,听房间里鼾声依旧,又到厨房准备早餐。
小姨说今天的飞机,出门要吃饱。
那些好吃的粥,她都不想了。
没有那水平,于是只煮了简单的白粥。
过年佣人放假,冰箱里只有简单的食材,对时莜萱来说正合适——复杂了她也做不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