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盛江急忙从兜里拿出红包递过去:“给,这是爷爷给的压岁钱。”
时然没接,而是看向妈妈。
时莜萱微笑着点点头,她这才甜甜道:“谢谢爷爷。”
小姑娘双手伸出去,准备接红包,却不想盛江突然又收回去了,揣进兜里。
母女俩一愣,拿出来还带收回去的?
时然小手已经伸出来了,现在就有些尴尬。
小姑娘给手缩回来,脸上的表情就不太好看了。
如果一开始不给也就罢了,但是给出去再拿回来太那个。
盛江翻遍外面所有的口袋,也没找见给时然的红包,急的大冷天脑门泌出一层汗。
这一出汗,想起来了!
他怕红包掉出去,特意揣在里怀的兜里。
于是费力从里怀往外拿红包,还有扣子系着,越紧张就越解不开。
好不容易解开,又因为红包太大卡住了。
拽了好几下,终于拽出来,但是红包外面的皮拽破了,露出里面钞票。
盛江觉得很囧,他讪讪着给破红包递给孙女:“这是给你的,刚才拿错了。”
“谢谢爷爷。”小姑娘又重新绽放出笑容。
时莜萱:……
她很感动。
公公是老实人,老实人表达爱的方式很笨拙,但特别质朴。
盛翰鈺站在门口看见全过程,嗓子像是塞了东西,咽不下吐不出来。
红包质地不薄,轻易不会拽破的。
他看见红包的表皮都旧了,甚至有的地方都有毛边,说明这只红包已经准备很久。
“我们进去吧,到屋里说话。”时莜萱张罗着,请公公进家门。
盛江视线从孙女脸上移开,看见儿子笑模样滞住。
他有点局促,准确的说是害怕儿子。
害怕是因为心虚,时莜萱给他打电话,孙女和他通话,但儿子全程可是一个字都没说!
他就不想想,如果不是儿子默许,儿媳妇也不可能给他接来。
“爸爸过年好。”盛翰鈺拜年,然后多一个字都没有,转身回去了。
“好……好。”
一家四口,祖孙三代人围做在餐桌边。
这才是过年应该有的样子。
盛江给儿子和儿媳妇分别递上红包,递给时莜萱的那只就是刚才拿错的那个。
席间因为高兴,盛江还喝了点酒。
几个人都默契的不提王颖芝,聊孩子,谈生意,盛江问俩人什么时候办喜事?
如果有自己能帮忙的地方,一定要告诉他。
还有孩子什么时候上学?
他可以负责接送,因为他们可能工作忙……
一个长辈应该做的,盛江都准备做到。
不应该多管的闲事,他一个字也不提。
时莜萱心想如果王颖芝能做到公公的一点,盛翰鈺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她。
饭后天就黑了。
盛江虽然不舍得孙女,但也准备回去了。
而且不让时莜萱送他,要自己打车回家。
说一来一回太麻烦,天黑路滑让她别麻烦。
盛翰鈺席间特意没喝酒,就算爸爸不说他也不会让时莜萱送,而是决定自己送他回去。
这次盛江没拒绝,虽然他更不想让儿子劳累,但能和儿子多呆一会儿,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就这么决定了,刚打开大门,就发现小姨王颖好站在门口。
手举起来还保持着准备按门铃的手势,四目相对,俩人都愣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