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王颖芝用了各种办法想要逃脱保镖的监视,然后发现——做不到!
那几个人不只是会帮她拎包帮东西,限制她自由的本事才是一流,除了商业区和家,另外的地方她哪都去不了。
好在这时候快过年了,王颖芝就数着指头过日子,等着过年的时候儿子过来,好好和儿子说说,让他给人都撤了。
过年了。
儿子没来。
不只人没到,并且任何年礼都不送。
她看着左邻右舍,过年的时候儿女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上门,心里就极度的不平衡。
眼红的不得了,还没办法,就在房间里骂!
骂的盛江心烦意乱,他不想听,于是走出家门,蹲在大门口躲清静。
别人家孩子拉家带口回来过年,他也羡慕。
但羡慕也没办法,都是老伴作的。
她不只自己作,前些年还带着他一起作,弄的他就算想儿子都只能从电视上看!
想孙女就更没办法了,电视上都看不见。
要不是想的实在厉害,他也不会去求侄子……
“嘀铃铃——”
盛江电话响了,上面显示的是个陌生的号码。
他接通,对面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您过年好啊,给您拜年了!”
盛江没听出来是谁,号码又是陌生的,一时真想不出来能是谁给他打电话拜年。
大概是打错了吧?
不过就算打错了,他也挺高兴的。
盛江太孤独,孤独的需要和人说话,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过年好,过年好,你也过年好啊!”他笑呵呵答应着。
时莜萱耳朵好使,听见小区里不远处有人打招呼拜年,因此判断公公并没有在家。
“您现在没有在家里吗?年是怎么过的呀?”
被询问到最伤心的地方,盛江声音有点哽咽:“我在家门口蹲着呢,年……就那么过的呗,每年都是差不多的样子,一年年的过……”
他絮絮叨叨和时莜萱聊天,盛江并不知道对面给他打电话的女人,就是孙女的妈,只是他太需要有人关心,和倾听他说话了,于是说起就停不下。
“昨天晚上别人家看晚会,我家里吵吵吵,吵架还得配合,不吱声还不行,躲出去又没有地方去……”
盛江很委屈,人家都说娶妻娶贤,本来他也可以娶一个很贤惠的妻子,结果却阴差阳错娶个这货,被欺负了一辈子。
……
公寓。
电话放在茶几上,开着免提。
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听盛江絮絮叨叨列举王颖芝各大罪状。
盛翰鈺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爸爸虽然老实不扛事,但也是给过他温暖的人。
盛翰鈺见爸爸现在过的这种日子,心里就越发的不好受了。
时莜萱一直在偷偷观察他,见他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她正打算开口,时然突然叫道:“爷爷过年好。”
“听说您想我了?您都没有见过我,为什么想我呢?”
盛翰鈺还没有想好要不要接父亲过来,时然就叫出声了,想阻止来不及了啊,已经说完了。
……
盛江冷不丁听到电话里换了声音,还叫他“爷爷”,惊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凉。
他太激动了。
颤抖着声音道:“你是谁?你叫我什么,能再叫一遍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