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

时禹城快被吓傻了。
但也急死了,这孩子什么都不说,跪在地上哭,到底怎么了这是?
因为不知道,所以时禹城开始胡思乱想。
他甚至想到是不是简怡心或者她的家人得重病要器官移植?
想让他捐献器官,但又不好意思说?
时禹城误以为自己猜到真相。
他蹲在简怡心面前,认真道:“好孩子,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跟伯父说,如果我这条老命还能有点用,你拿去就是……本来我这条命也是你给捡回来的,要不是你照顾,我根本活不到萱萱回来的这一天!”
“不是的,不是这么回事……”
简怡心拼命摇头,哭的更凶。
老爷子太善良,他越是善良,简怡心就会越认为自己罪孽深重,也就越说不出口。
她只是哭,问也不说原因,时禹城急的不得了。
最后他是在没办法,准备给女儿叫过来劝劝,简怡心阻止:“您不要找她,让我缓会儿。”
她执意不肯从地上站起来,只跪在地上“缓”。
终于平复心情,简怡心没绕圈子,开门见山:“当年您大女儿推萱萱,是我指使的。”
“什么?”
时禹城骤然提高音量,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真的,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不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他几乎站立不住,勉强扶着床头才没有跌倒。
简怡心下意识的准备扶一把,时禹城甩开!
说是不信,但在内心的潜意识里,他还是相信了:“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为什么以前你从来没有提过?”
简怡心知道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
以前她是没勇气,没胆量说。
但现在必须要让时禹城知道当年的真相,否则他会永远怨恨盛翰鈺。
盛翰鈺和时莜萱俩人已经很不容易,经过多少磕磕碰碰才走到现在,简怡心全部都看在眼里,她不能允许自己再继续隐瞒下去。
曾经做过的错事,让她不安,内疚了好多年,今天是时候有个了断。
多年前的事情,被简怡心再次呈现在时禹城面前。
她告诉时禹城,当年自己被嫉妒蒙蔽了双眼也蒙了心,一心只想从时莜萱手里抢回盛翰鈺,就用了各种手段。
但时莜萱不容易斗,而且他俩之间的感情很坚固,她用了好多种办法都没给俩人拆散。
于是她就利用时雨珂,给她许厚利,让她带时莜萱去别墅,看见盛翰鈺向她“求婚”的场面……
过程很让人气愤,但简怡心却没有丁点隐瞒,全部都让事情本身尽量还原。
不只这件事,还有很多她曾经利用时雨珂给时莜萱捣的乱,使过的绊子也都一五一十交代了。
还有时禹城后来住的疗养院,不是朱一文的产业,也不是她简怡心的产业,甚至都不是时莜萱的产业,而是盛翰鈺的产业。
是盛翰鈺为了让时禹城安享晚年,特意为他盖的!
那栋疗养院是盛翰鈺众多投资项目中,唯一不赚钱的。
他投入的时候不计成本,不想收益,只想让时禹城生活的更好一些,因为只有他好了,时莜萱才能免除一切的后顾之忧。
压在心里多年的秘密终于说出来,简怡心突然觉得很轻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