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就像现在,想起来又提。
时禹城问到帐篷,时然顺嘴就道:“帐篷不是他们家的,是爸爸搭在房子外面的厨房,给外公您煲汤用,被我不小心给烧了……”
小姑娘不懂大人中间的事情,不小心就说漏嘴,给她这些天实际上是住在盛翰鈺家,而不是简怡心家的事情说出来。
现捂嘴已经来不及了。
盛泽融见事不妙,立刻找个理由离开:“怡心去找医生怎么这么久?我过去看看。”
他出去后,时莜萱以为父亲能质问自己,找她“算账”。
然而并没有,时禹城只是脸色不太高兴,却一句质问的话都没有,转而和时然聊一些别的东西。
吃的好不好?
住的好不?
玩的好不?
作业写没?
有没有想妈妈……
都是一些很平常的话,小姑娘一一作答,祖孙俩相处融洽。
时莜萱心里忐忑不安,爸爸表面越平静,她就越不安!
“滴滴”微信提示音响,简怡心在外面给她发微信,问她在里面还好吗?有没有被问责。
她收起电话,对爸爸道:“爸爸,我也出去下。”
“去吧。”时禹城答应了。
……
时莜萱走出病房,一把被简怡心拽过去,紧张兮兮的问:“怎么样,怎么样?伯父有没有很生气啊?”
“没有。”她摇摇头。
“呼——”
简怡心靠在墙上,用手拍胸口,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没生气就好,没生气就好,伯父要是因为泽融再次受刺激,我的罪孽就更深重了。”
“你又做啥缺德事了?”时莜萱藐她一眼。
“滚——”
“都是以前的事情,一直像是大石头般压在我心上,还做?当年的事情就够我后悔一辈子。”
简怡心说的都是真心话。
这女人本质不坏,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补救,任劳任怨的做各种事情为当年的自己赎罪。
时莜萱和盛翰鈺后来会原谅她,就是因为被她后来做的事情感动。
“行了,你也别自责了,现在的事情跟你没关系,是我爸说什么都不可能从内心接受盛翰鈺,但他貌似准备被迫接受了,我怎么办,怎么办,啊?”
时莜萱头疼。
爸爸给不满憋在心里不说出来,还不如直接告诉她“不行”,“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他这样让时莜萱更难受。
……
简怡心沉默。
她在纠结。
纠结了好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我去跟伯父聊聊。”
是时候坦白一切了,症结在她这,就只能从她这解开。
简怡心走进病房,让时然出去,告诉时然到外面去和妈妈呆一会儿,她和外公有话说。
时禹城对简怡心很熟悉,但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认真严肃的板着脸。
孩子出去,病房里只剩下俩人。
时禹城刚要开口,简怡心突然对他“噗通”跪下,什么都不说,却瞬间泪流满面。
她这举动吓时禹城一大跳。
“好孩子你这是做什么?起来,快起来……”他从病床上下来,要给简怡心扶起来。
但她拒绝了。
她跪地不起,也不求原谅。
只是哭,开始抽抽涕涕,后来掩面失声痛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